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大蒜文化
<小小说>老蒜疙瘩

发布日期:2009-05-11访问次数:字号:[ ]



 

 

乔宪忠

“哎――!我说'老蒜疙瘩',您今天又出来晒太阳啦?”

“昂――!晒晒太阳不生虫子啊。看着俺还能不能在多活几年。眼下,这太平盛世,吃不愁、穿不愁,共产党领导的好哇!”

张庄村的两个老者倚在墙跟上,啦着呱,那个被唤做“老蒜疙瘩”的人,今年109岁了,真名实姓外人都叫不清。这老者穿戴古朴,瓦灰色大襟长棉袍,头戴一顶深蓝色火车头样式的前进帽,是在城里工作的重孙子给买的。他腰里系着一条黑色棉布拈带,已有几十年的历史。脚下穿着一双昏黄无光的翻毛牛皮鞋是儿子的儿子馈赠给老爷子的。这老者看上去很老了,但他那副清癯的脸上仍泛着红晕,精神头儿很好。

另一位年轻些老者,今年也98岁了。闲来无事,就出得门来找这“老蒜疙瘩”天南地北、家长里短侃上一通,觉得心里挺舒坦。

张庄村的这两位老者,从小生活在蒜乡,就象生活在大海边上的渔民一样,人家喜爱吃鱼吃虾,他们俩却喜欢吃家乡的大蒜。

为吃大蒜,在“老蒜疙瘩”身上还演绎过一回风花雪月的故事。那时,“老蒜疙瘩”刚娶上媳妇。

这天晚饭时“老蒜疙瘩”生吃了几头大蒜,刚要上床,媳妇闻到了他嘴上的蒜味,三寸金莲朝他猛地一伸:“滚那头去,臭大蒜!啥时不吃蒜了,再来。”

“老蒜疙瘩”还是照吃大蒜,媳妇闻不惯那大蒜特有的芬芳。可他是自家的男人,也就随他去吧。谁知“老蒜疙瘩”吃大蒜上了瘾。天天吃,顿顿吃,一顿不吃心就发慌。媳妇熊他:“你就不能忍上一顿不吃”?

“不行,咱这块大蒜越吃越觉着香,水土好哇!”

媳妇就骂他:“真是个'老蒜疙瘩'!”

“老蒜疙瘩”吃了一辈子大蒜,没生过疮,没害过病,换来儿孙满堂,人丁兴旺。到是媳妇不吃蒜,命短,花甲那年去逝了。

“老蒜疙瘩”的名气越来越大,村里的人渐渐地遗忘了他的真名字,见了他,都直呼:“老蒜疙瘩”。他不温不怒,就应下这个名字。每逢村里有人喊他“老蒜疙瘩”,他听得蹦甜!连那花白的胡子都一翘老高。

“老蒜疙瘩”在蒜乡种了一辈子蒜,对如今流行的“平衡施肥、配方施肥、地膜覆盖、提纯复壮的词儿,很不感兴趣。一听到这,他就说:“屁!你们懂些啥?我走过的桥比你们跑过的路还多哩!”

“老蒜疙瘩”早就不下田了。有人拿着现在的大蒜让他看时,他直摇头:“这不是大蒜。是馒头哇!我那会儿种的大蒜最大的才象个小杏,哪有这么大的蒜?”

“老蒜疙瘩”摸着别人递过来的蒜,捏了捏,挺硬,又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有那么一股子蒜味,“还真不是馒头来!”

“老蒜疙瘩”知道拿在手里的不是馒头,是大蒜。可他不服气哩!不相信现在的年轻人会种出比他那会还大的蒜,就给自己打遮掩:“这不是馒头,也不是大蒜!”

村里人知道他上了年岁,爱认个死理,也就没谁跟他较真,他说是啥就是啥。可他背地里总有人在说他:“真是个'老蒜疙瘩'!”

今天和“老蒜疙瘩”啦呱的那个年轻些的老者,其实也是个“老蒜疙瘩”。从小就爱吃家乡的大蒜,今年98岁,仍眼不花,耳不聋,膝下儿孙一大片。看这光景,他比那“老蒜疙瘩”寿命还长呢!

蒜乡为啥寿星老人多?为解这谜,来自京城、省城的专家们正在蒜乡进行考察。听说,扛摄像机的人还专门采访了“老蒜疙瘩”。

唉,这个让人难以琢磨的“老蒜疙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