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六集 汝南赴约

发布日期:2015-12-22访问次数:字号:[ ]



70、 日。汝南。张劭家。

一年后的重阳佳节来临之际……

秋日,艳阳高照,落叶萧萧,篱菊怒放,长空一声雁叫,牵动了张劭无限的情思。张劭看着南去的雁阵,他不由自语:“范君就快来了!范君就快来了!

张母看着有些痴呆的儿子,仍是摇头叹息:“傻孩子,山阳郡金乡离咱们汝南一千多里路啊,范式他怎么说来就来呢?不容易呀!再说了,这是你们在太学结言,一晃快一年了, 范式他早就忘了。”

张劭说:“母亲大人,您不用担心于范式,范式为人极为守信用,他把“信”字看得比泰山还重,既已许诺于我,范君断不会失约的。重阳日范兄必定前来咱们府上拜见母亲大人。”

张母见儿子如此执拗,怕儿子伤心。只好说:“好好,你说他会来,你的范大哥就会来。娘不跟你争辩,俺倒是要看一看你的范大哥,他说话算不算话。”

张劭:“娘!您且准备好鸡黍酒菜,等待范大哥登门来拜就是了。重阳节日这天,范大哥定会到来的

71、 日。山阳郡金乡。范式家。

仲秋,阳历八月已经过去。九月伴随着一阵阵的凉风,吹到了山阳郡金乡。高高的天空,淡淡的云彩,红红的晚霞。那远处的一片金黄,是成熟待收的苞米。景色壮观,秋风宜人,空中有大雁在鸣叫。范式站在院子里,遥望着远处那迷人的风景。

范式自言自语:“重阳佳节就要到了,我与汝南张君约定的“鸡黍之约” 日子就要到了。我就要去汝南了,我就要去张府拜望张母大人了,很快就要看到我那日思夜想的张君了。见了面,我一定要和张君举杯对饮,畅叙友情!”

范式目不转睛地看着远方,陷入一种无限的遐思之中。他已经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范仲玉从屋里走出来,看着范式那入神的样子,慢慢地走进他的身边,轻轻地问一句: “式儿,你不是说咱们要去汝南吗,你啥时候动身呀?”

范式从先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爹,我明天就走,重阳节那天必须赶到汝南张庄, 与张君重逢。那可是我们在太学约定的 “鸡黍之约” 日子,我绝不能违反呀。”

范仲玉:“式儿,重阳节快到了,你是该做好准备了。免得到时候慌慌张张,丢三落四的。”

范式:“爹,我知道了,我会按期赴约的。我这就去收拾一下行囊, 多准备一些干粮, 明天就出发去汝南,拜望张母,拜望张君。”

72、 晚。范式家。

夜,挟裹着凉爽的微风,吹拂着院子里的树叶沙沙作响。秋夜在黑色的幕布下,渐渐地变得深沉起来。范式有些兴奋,手里捧着书,在油灯下走动着、思考着。”

范仲玉从儿子的窗下走过(喊一声):“式儿,明天你就要去汝南了,早点儿睡吧。”

范式:“爹,我知道了,这就睡!”

范式用嘴“噗”地一声,吹熄了油灯。屋内一片黢黑。混混沌沌的夜色中,闪现着范式入睡的身影。

73、 黎明,范庄村头上。

平旦时分,黎明刚刚到来。范式就上路了。范庄村头上,范仲玉站在一棵大柳树下,看着远去的儿子,眼里饱含着一汪五味杂陈的泪水。

范式走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向范仲玉打招呼:“爹,您回去吧。我到了汝南后,很快就会回家来的, 你在家中等着我。 ”

范仲玉: “式儿, 你要快回啊

74、 晨。汝南。张劭家中。

重阳节日,张劭一早就抓来一只肥鸡,宰杀干净,丢进锅内蒸煮。张劭母亲走过来劝到:“吾儿你太心急了,山阳郡范式来到咱们家中,咱在杀鸡炊黍也不迟呀。今天,还不知他来不来呢?!他要是不来,这做好的鸡黍饭菜岂不浪费了。”

张劭一边忙一边说:“母亲,俺早就给您说过了,范式他是一个诚信之人,说到做到,对朋友从来不打妄语。您就赶快地去炊黍准备吧。等俺那范兄长来到,咱在准备就来不及了。”

75、 午。张劭家。

秋阳照在张劭家的院子里,暖融融的。金色的光线抛洒下来,如同美酒,使人陶醉。院墙上的丝瓜秧子,还泛着青色。秧子上布满了淡淡的鹅黄色小花。一个典型的汉代农家院落,就是张劭的家。

临近中午,太阳直射,暖暖的阳光抛洒下来。范式准时赶到了张劭家。范式走上前去敲门。

张劭:“母亲,我听到门外有人敲门,是不是我的范兄他来到了?我去开门看看。”

张母也翘首向门外望去:“不会吧,他怎么能来这么快呢? ”

张劭打开了外门,并把范式迎进了门里。张劭朝母

亲喊道:“母亲,我那范兄他来到了,果真是我那范兄呀。”

张母颠着小脚迎过来,望着范式问:“你果真是山阳郡金乡范庄的那个范式?”

范式扑通跪地朝着张母磕下头来:“在下正是山阳郡金乡范庄的范式。今日特来拜见母亲大人。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式儿一拜!”

张母急忙上前扶住地上的范式:“式儿快起!式儿快起!您怎么能叫我母亲呢,我不是您的母亲呀。”

范式深情地说道:“母亲您有所不知,俺范式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失去了娘亲。是爹辛辛苦苦地把俺养大成人。俺在山阳郡金乡范庄那边已经没有了娘,俺与张贤弟同游太学期间,已结为异姓生死兄弟。他母既是我母也!您就是俺的亲娘呀。”

范式言罢,又把头磕在地上:“请母亲认下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儿子吧!我会和张贤弟一样,好好孝顺您的。

从今起,范式俺也是您的儿子了。”

张母慌了,忙说道:“天下真有这么讲信用的朋友。俺劭儿没有看错人!您不打妄语,说来就来了。式儿快起!式儿快起!为娘认下你这个儿子也就是了。”

张劭看了看天色,劝慰着母亲:“母亲,今日是重阳佳节。我的范大哥已经来到,鸡黍美酒也已备好。咱们是不是该开宴了。咱们一道去吃午饭吧。 ”

张母转悲为喜:“看看,看看,我们光顾着说话,冷落了客人。走, 咱们去吃鸡黍

76、 午。张劭家的餐桌上。

张家,餐桌上放着炖熟的鸡肉和黍米。香气溢满整个屋子。张劭给范式斟酒,两人举杯对饮。畅叙着离别之苦和相思之情。

范式用筷子给张母夹肉,张母感激的说:“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吃,你吃呀!”宾客一起喝酒吃肉,其乐融融。

宴罢,范式站起身来。跟张母说:“今日重阳佳节,我们一家人得以团圆,往后,每年重阳佳节我都会来府上拜望母亲大人。尊请母亲多多保重、万福金安!”

张母笑嘻嘻地:“好好,为娘保重身体,等候吾儿前来看俺。俺提前杀鸡炊黍准备好饭菜,让吾儿好好地享用。 ”

范式:“我家老父一人在家,我有些放心不下, 我还要返回山阳郡金乡范庄。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往返,母亲大人一定要多保重呀。”

张劭:“既然来了,兄长何不多住些日子?”

张母:“是呀,式儿 你就在俺家多住些日子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