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七集 范式做官

发布日期:2016-01-27访问次数:字号:[ ]



77、 晨。山阳郡范式家中。

早晨。太阳已露出红扑扑的脸色,喷射出无数的霞光。范式家院中那棵高大的老槐树杈上,有两只花喜鹊儿在鸣叫。范仲玉走出屋来,指着树上的喜鹊跟范式说:“式儿,你看那槐树上的喜鹊儿叫得多欢呀,莫不是咱家要有喜事临门了?”

范式也从屋里走出来,望一眼树上的花喜鹊儿,说道:“花喜鹊儿,您要告诉我什么呢?有啥喜事儿,你就开口说话呀!”两只花喜鹊儿看着范式,头尾开始摆动。先向下,后上扬,再然后,“喳喳喳”地连声叫着。那样子好像在给范式传递着一种美妙的信息。

范式看着树上的那对花喜鹊儿,相视一笑。

78、 午。范式家大门外。

日中时分,范式家大门外。一骑快马的男子手里拿着公文,跳下马来。只见那马儿前踢上扬,哕哕嘶鸣。范式听到马叫, 赶忙走出门来。手拿公文的男人,站在门口问道:“这里可是范式范巨卿的家?”

范式答道:“正是鄙人寒舍!大人您有啥话请讲。”

公文男人:“你在太学学习成绩第一,已被皇帝举吏为官,暂任山阳郡兖州府功曹史。明日就去赴任,不得有误!”

范式跪地接令回道:“范式谨遵指令,明日前去报到,效忠国家,为民服务。”

79、 晚。范式家。

夜,早早地来临了。范式点上了屋里的油灯。那橘黄色的光晕,映照在他们的脸上,凸显出几分神韵来。

范式:“我就要为国为民去效力了,做了官,我一定要好好地报效国家,为大众服务。

范仲玉:“你上了这些年的学,五经四书没有白读,总算有出息了。爹为你高兴呀!”

夜深了,范式和爹还在灯下聊着,两人毫无睡意。范仲玉猛抽了一口旱烟,乳白色的烟雾升腾起来。

范式(催促爹 :“爹,天不早啦,您歇吧。”

80、 东都。洛阳皇城。

(闪回汉明帝巡视太学的镜头):明帝在太常、祭酒、博士们的陪伴下,巡视太学 检查档案。发现了范式的卷宗,十分惊奇。

明帝连声说道:“范式,范巨卿,何其人也?这样的才子,一定要举荐他为官,让他为国为民效力。你们要尽快去查一查,他人在哪里?一定要委以重任呀!”

太常唯唯诺诺:“喳 — —!我们这就去查!”

(画外音 :汉明帝是一个开明的君主皇帝, 他重视太学,惜才、爱才。独尊儒术,传授儒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人才。

81、 日。山阳郡府。

范式在伏案工作,办公室内的墙壁上挂着简牍做成的条幅。上书:“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诚信如天,不轻诺而不失诚信也!”

(画外音):范式入仕后,主管选署功劳,整理文书档案,协助郡守处理各类案件,成绩显著,深得郡守赏识。他把挂在墙上的条幅,作为人生信条,努力实践。一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案子,郡守为了锻炼范式的能力,委托他亲自审案,他该如何去审理呢?他把这个案子办好了吗?

82、 日。山阳郡。府衙。

山阳郡府衙门外,一个老妇人在击鼓喊冤。范式端坐在案桌之上,听老妇人述说冤情。

老妇人跪在地上哭诉:“我女儿早上上街去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被歹人劫杀了。俺就这一个宝贝女儿,这让俺咋活呀?青天大老爷, 您可要给农妇做主呀!”

范式问道:“你可曾看到是谁杀了你的女儿?”

老妇人:“老爷,俺不曾看到。可那凶手被好心人当场捉到,现就在府衙门外,您可以审问于他。”

范式厉声喝道:“把凶手带上堂来!”

凶手被几个人押着带上了公堂。在押解人中,后边跟着富家子弟王干。范式看一眼堂下的凶手,立马惊呆了!他几乎从椅子上面往后仰过去,并险些摔倒。随后,他镇定下来。凶手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少年好友李群。

范式惊讶地:“怎么会是你呀?!”范式生气地质问李群:“我们自小结交,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品德高尚之人。为何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真乃无可饶恕!”

王干插话:“劫杀民女,李群该杀!”

李群一脸怒气:“我李群无罪,我是被冤枉的。王干他们才是凶手!”

王干跳起来,指着李群:“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死到临头了,还敢不招罪。”

范式拍一下惊堂木喝道:“肃静!把凶手李群打入大牢,改日再审。”

老妇人:“老爷 你们一定要为农妇做主呀!俺女儿不能这样不清不白地死去呀。”

范式:“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们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83、 晚。王干家。

王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在屋里转来转去。他自言自语: “没想到,真没想到呀范式这个穷小子跑到郡府里做了官。他可是从小就被我欺负过的人,他会不会报复我呀?我又领着人奸杀了一名姑娘。赶巧,这事儿被李群这个小子撞上了。我

就将计就计,嫁祸于他,让这个该死的李群替我背下这个黑锅。不过,范式要是查清案情, 肯定要治我的罪。我得想个法子,先稳住他在说。”

84、 晨。一村街上。

(闪回王干和另两名歹徒作案的画面 :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挎着篮子在大街上行走。突然,王干与两名歹徒从后面冲上来。王干伸手抱住了姑娘的后腰。姑娘被摔倒在地,篮子扔在了一旁。王干动手要强暴姑娘,撕扯她的衣服。姑娘奋力挣扎。

王干“嘿嘿 地笑着,死死地压住姑娘:“美人儿,您就从了爷吧。”

姑娘骂道:“畜生,让你姐你妹从了你吧!”姑娘抬起脚来猛地一击,踢中王干的裆部。

王干疼得呲牙咧嘴,骂道:“死妮子,还敢反抗!” 王干伸手击打姑娘的脸部。然后, 又掐着她的脖子……

此时,李群路过。怒打王干,二人撕扯起来……(闪回结束)。

85、 晚。范式宿舍里。

天已经黑了,外边没有月亮。窗外,夜幕浓浓。有股寒冷的风吹过来,范式打了一个寒颤。顿时,他有了精神。他在屋内来回地走着,他还在思考着李群的案子:

“蹊跷!蹊跷!真是蹊跷呀!李群,你 — —你真的是凶手吗? ”

门外有人来报:“范功曹,门外有人求见!”

范式:“让他进来! ”

王干鬼鬼祟祟地,带着丰厚的礼物进来:“范式兄,你好?久违了!我听说郡府里有一个新官员上任,没想到会是你呀。祝贺!祝贺呀!” 王干说着,把一包五铢钱递过去,笑嘻嘻地:“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请您笑纳! ”

范式生气地:“你这是干什么?你把五铢钱拿走,我不要! ”

王干仍是一副笑脸:“范式兄,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家里也不富裕。都是乡里乡亲的, 我还不顾着你。”

范式看着王干那幅媚态和猥琐的样子,怒火中烧:“你的五铢钱我不要。这深更半夜你来干什么?专为我来送五铢钱吗?”

王干尴尬地:“李群他可是个杀人犯 你不能把它放跑了。你可要治他的罪, 判他死刑。 ”

范式喝令一声:“来人,把这人的钱袋子扔出去!” 门外立马过来了两个彪形大汉,把王干拉走了。把他的五铢钱币也扔出了很远。王干灰溜溜地捡起地上的五铢钱回家了。临走, 王干还扭着头不服气地:“你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功曹史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京城再大的官我王干都见过,给你送礼是老子看得起你。哼,咱们走着瞧!”

86、 晚。山阳郡府。牢狱内。

昏暗的大牢内,李群蹲在地上,无奈又无助的样子。

他有些怨恨范式:“范式呀,范式,你刚上任就想当一个昏官吗?你怎么不念兄弟之情呢?”

牢狱外,范式闷闷不乐地走过来。他走进大牢里去质询李群。李群看见范式,扭过头去不理他。

范式:“李群,你是我的好朋友。在我去游太学那会儿,你还送我一件连你自己都舍不得穿的新衣服,我一直记在心里,没有忘记。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高尚之人,你怎么能干出这等奸邪之事呢?”

李群扭过头来怒道:“枉我们相交一场,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是被冤枉的, 没有奸杀那个姑娘! ”

范式:“那你详细地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如果是你作案,定当严惩不贷。你不要再提我们的兄弟友情。如果不是你作案, 我范式也一定要还你个清白。”

李群:“我平日里行侠仗义,得罪了不少乡绅市井。那天早晨, 我看见王干当街强暴良家妇女,也就是那位姑娘……”(闪回王干强暴姑娘的画面, 接着闪回李群与王干他们搏斗的画面……)

李群接着说:“事情就是这样,王干把那姑娘掐死了。事后,他反咬一口,栽赃陷害于我。说我强奸了民女,伤人性命。那老妇人不明事理,也说是我奸杀了她的女儿。与王干他们一起押我进了府衙。”

范式听后,频频点头,道:“我定会彻查此事,定会还你一个公道清白。”

李群感激地:“范式哥, 俺相信您。您还是俺小时候的范大哥。您定会为俺主持正义的! ”

87、 (闪回范式赴京城赶考前的镜头) :

黄昏。范庄村东边的杨树林里,李群嘴里衔着一片树叶,吹着忧伤的曲子。范式从李群嘴里把树叶抽出来,不让他再吹了。

范式:“李群,你不要再吹了。让你吹得我这心里头也酸酸的。你我是好朋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

李群:“范式哥 听说您又要去太学参加举试了,您这一走,俺这心里好像塌了天似地难受。你是俺的主心骨,您走了 俺就没有依靠了。”李群带着一副苦涩的脸色。

范式:“我去洛阳应举,又不是出国,我还会回来的。我们兄弟还会见面的。”

李群从一个包裹里掏出一件新衣服,双手递给范式:“范式哥 这是俺娘给俺做的一件新褂子,送给你。您在外边穿得好一点,别人才看得起你。俺在家不需要。”

范式双手推让着,予以谢绝:“不不不,这是婶婶专为你做的新衣服,我不能要。还是你自己留着穿吧。你也需要一件新衣服呀。”

李群面带哭腔地:“范式……哥……哥哥,俺已经给俺娘说了,她同意俺把这件新衣服送给您,您……您就收下吧。您要不收下,我就给您下跪了!”李群双手捧着衣服,真的跪在了地上。

范式赶忙过来,双手拉起地上的李群:“李群兄弟,你快起来!你快起来!哥把衣服收下就是了。你不必下跪!你让哥太难为情了。”

范式接过了衣服,李群才从地上爬起来。范式帮他擦了一把眼泪:“好兄弟 哥永远都不会忘记你。”范式把李群紧紧地拥入怀中,很久很久没有分开。(闪回结束)

88、 晚。山阳郡府,牢狱门前。

范式低着头,凝神一会儿 忽然醒悟:“不,不能;我不能办感情案。我要依法严惩凶手!”

89、 晚。郡府大牢里。

外边的天空一团漆黑,山阳郡府大牢里有微弱的灯光反射出来。范式探完监走了,李群静静地坐在地上,他期待着范式能早一天把他放出去。然而,他没有想到,恶人王干正欲治他于死地。王干买通了牢房的狱头,以范式的名义,对李群施以重刑。

牢门打开了,狱头带着两名狱卒走进来大声地呵斥李群:“范功曹下令,让我们来惩罚你这个杀人犯。你快快起来受刑吧。”

两名狱卒抓起地上的李群,不分青红皂白地打起来。一会儿,李群就被打得血迹斑斑, 惨不忍睹。

李群辩驳说:“你们胡说 刚才范式还来看过我。他怎么会下令让你们往死里打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呀!”

狱头恶狠狠地说:“就是范大人下令让我们来惩罚你的,你奸杀了人家的姑娘,李群,你可认罪? ”

李群愤怒地:“我没杀人,我不认罪!”

狱头:“还敢狡辩,给我继续打!”两名狱卒上前,用鞭子抽,用棍棒打。李群昏死过去。狱头他们打累了,锁上牢门离去。

李群苏醒过来后,疼痛难忍。他大骂范式:“范式,你这个伪君子,你假仁假义地来探牢,又下令让人来折磨俺。你无情无义,是一个不可交得负心男人。你当了官了,就不要朋友了。你不可信,你不是人!”李群对范式失望极了。

(画外音)一个月后,王干又买通了京城的大官,诬陷他办案不力,失职渎职,范式被解除了官职贬为平民。李群仍押在大牢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