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九集 秋莲出事

发布日期:2016-03-14访问次数:字号:[ ]



101、日。汝南。张劭家。

张母躺在床上呻吟,她在不停地伤心落泪。张劭在一旁好言劝慰。张母好像有很重很重的心思。

张母:“秋莲被你舅父舅妈抢走了,她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呀!俺那山阳郡金乡的范式儿, 也早就把娘给忘记了,他也不来汝南看俺了。

张劭:“母亲,您不要太难过。我一定去舅父家把秋莲妹妹找回来。山阳郡的范式兄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他不会忘记娘的。他很快就会来看你的。上次,您害下瘟病,山阳郡的范式哥哥就要来看您,是我没让他来,他就让我带了他们老家的大蒜为您治病。重阳日 “鸡黍之约” 那一天,我那范兄不是来汝南看您了吗。他怎么会忘记您呢。不会的,娘。我那范兄一有空儿,就会来看您的。”

102、 日。旷野大路上。

范式风尘仆仆地向着汝南奔去。他脚下生风,头上冒汗,他抹一把脸上的汗水,不停地走着。他思念张母,更思念他的兄弟张劭。他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张府。大路上,是范式疯跑着的高大的身影。

范式:“张母一定想我了,我要去看望他们。”

103、晚。张劭家大门外。

范式敲着门在喊:“张贤弟,我来了,请你给我开门。”

张劭听到敲门声,喜出望外:“我听出来了,是俺那范式兄来了。” 张劭急忙去开门。

范式快步跨进门里,急问道:“家中母亲可安好?”

张劭感慨地:“您来了就好了,请哥哥跟我屋里去说话。”

张母听到门外的声音, 颤着嘴唇连声问道:“是山阳郡的式儿来了吗?是山阳郡的式儿来了吗?”

范式快步向前, 跪在张母床前虔恭地:“娘 — —!是您的式儿来了!是您的式儿来了! ” 范式紧紧地握住张母的手:“母亲,这些日子您可安好?式儿上次回到山阳郡后,忙于公务, 没能在您跟前尽孝,让您老人家吃苦了!”

张母:“式儿,你来了就好了,俺这心里就踏实了。你上次走后,咱们家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秋莲她出走了,不知她去了哪里。

范式 安慰地):“母亲大人,您慢慢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母:“秋莲自小就在咱们家里长大,她小时候,你舅父重男轻女、嫌弃闺女,要把秋莲送人。是娘亲自把她接到咱家来养着。如今她成了大闺女,人长得好看了,你舅父就眼眶子红了,硬把她接回家去,卖给一家财主的儿子为妻。那财主的儿子是个秃子,还是一个瘸子, 长着一脸的横肉。莲儿不从,你舅父就强行把她给拖走了,真让老身没法儿活了。”

张母抽泣着,张劭扶住母亲从床上坐起来,诉说着三天前的那一幕。(闪回秋莲爹强拉秋莲回家的画面和镜头) :

在张府,秋莲的爹用双手拽住秋莲往门外拉扯。秋莲哭着闹着不肯跟他爹走。秋莲爹: “我是你爹,我和你娘在家给你说了一个婆家,找了一个男人,人家可有钱了,还是个大财主。我们已经收了人家的聘礼,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家去!你今年都十八了,也该嫁人了。”

秋莲抓住门框大声地说:“俺不回去!俺不嫁给那个瘸男人。你们收了人家的聘礼你们去,这里才是俺的家。”

张母气愤地指责秋莲爹:“你不要强拉秋莲回去,更不能把她卖给有钱人家。这婚姻大事,你也要听听闺女的意见。她要不同意,你就不能强行去做。”

秋莲爹:“我的闺女我当家,我愿意卖给谁家就买给谁家。今天,小秋莲必须跟我走!”

张母紧紧地抱住小秋莲:“她在俺张家生活了十七、八年,老身也应该当一些家,俺今天就是不让她走。”

秋莲爹硬是把秋莲拖走了。张母阻拦不住,被拖倒在地…… 闪回结束)

张劭气愤地:“俺那舅父太不近人情了!世上哪有这么狠心的爹?!改天我就去他家说道说道,劝他回心转意。”

张母仍垂泪不止:“你表妹小秋莲被你舅父强行拉回了家,不知她现在如何?娘担心她呀!”

张劭劝慰着娘:“娘,您不用担心莲妹。俺这就去她家看看,莲妹不会有啥事的。我一定把她接回家。”

范式(气愤地):“岂有如此狠毒的父母,张贤弟,我和你一块儿去找秋莲妹妹。”

104、日。午。汝南秋莲家。

秋莲爹娘在堂屋里端着饭碗吃午饭,门外范式、张劭风尘仆仆地赶来。秋莲爹娘看见范式、张劭走来,赶忙放下碗筷,起身相迎。

秋莲爹:“俺外甥来啦,你还没吃午饭吧,跟我们一块儿吃吧。”

秋莲娘也热情地:“她表哥,你来得正好,俺们正在吃午饭,你和我们一块儿吃吧。怎么你身后还跟来了一个外人?”

张劭:“我们不是来吃你们午饭的,我来看看秋莲小表妹。她怎么不吃午饭,她现在人在哪里? ”

秋莲爹:“你问她干啥,小秋莲也已经在您家住了十多年了。现在她人长大了,也该回家来了。她不能在您家里住一辈子,你说是吧,外甥? ”

秋莲娘:“秋莲是被俺们接家来了,她可是俺们的闺女,你舅舅他说的对,俺们不能让她在你们家住一辈子。这俗话说得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秋莲已经十八岁了,她也该说婆家了。俺给她找了个好人家,是个大财主,要钱有钱,要地有地,骡马成群,她就要嫁人了。”

张劭气愤地:“你们掉到钱眼里了,只认钱。你们这是逼婚,懂吗?这婚事,秋莲她同意了吗?她要是不同意,你们就不能强迫她嫁给她不喜欢的男人。那样,你们会毁了她,你们知道吗?”

秋莲娘:“这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俺这当爹当娘的,就得说了算。”

张劭:“舅父、舅母,你们也太自私了;你们太霸道了。小表妹她在俺张家生活了十几年,俺母亲待她胜若己出,比亲生闺女还亲。你们强行把她拉回来是不道德的。在我去洛阳应举读书期间,你们做出这等事情来,你们对不起天,对不起地,也对不起我那辛辛苦苦养了秋莲十几年的老娘。你们那里还有道德良心呀!”

张劭指着舅父、舅母的鼻子斥骂:“请你们告诉我,我小表妹秋莲现在在哪里?我要去见一见她。”

舅父、舅母:“给秋莲说婆家找男人,是俺们家的事。你是一个外人,不要多管俺家的闲事。秋莲在哪里都与你这个外人无关,你见她也没有用,你还是不见她好。”

范式:“还是让我们见一见秋莲好,她在张家生活了十八年,和张家血浓于水,早已经是张家的人。你们不应该贪图别人的钱财,把秋莲买给她不爱的人。”

秋莲娘:“俺的闺女俺当家,没有你外人说的话!”

105、秋莲家。西厢房里。

秋莲坐在床沿上,以泪洗面。她不时地用手揉着红肿的眼睛。她被锁在了西厢房里,她一会儿哭,又一会儿喊,却都无济于事。冥冥中,她好像听到了外边的动静。

秋莲声嘶力竭地:“俺就是不从!俺就是不从!你们快放俺出去,俺要回劭哥哥的家。张劭哥哥,你快来救俺呀! ”

106、秋莲家。堂屋里。

范式、张劭正在和舅父、舅母激烈争吵着,忽然听到西厢房那边传来一声声的呼救。张劭忽地从堂屋里跑出来,朝西厢房那边奔去。张劭的舅父、舅母在后边追着、喊着:“你们不能去!你们不能去!那是女孩儿家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去那里干啥,你们快停下!你们快停下!”。

107、秋莲家。西厢房里。

秋莲趴在窗户前哭闹着。范式、张劭飞快地跑到了西厢房跟前。推了推门,门已经上了锁。他又来到了窗户前,扒着窗子往里面张望。他们看到了秋莲,秋莲也看到了范式和张劭。二人心急如焚,焦急地对望着。秋莲爹娘追过来,死死地抱住张劭。

秋莲爹:“你们看也没有用,我们不会放她走的。”

秋莲娘:“张劭,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俺们不会放她走的。莲儿是俺们生的,就得听俺们的。”

秋莲隔着窗户往外喊:“张劭哥,范式哥哥,你们快救救俺。俺不要去那个瘸子家,俺不要嫁给那个马瘸子。他家再多的钱财, 俺也不稀罕。俺只要守着姑妈, 吃糠咽菜也心甘。 ”

秋莲爹、娘推搡着范式、张劭:“你们快走!快走!你们莫要管俺家的闲事。这青天白日的,难道你们还想抢人不成。俺家闺女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了,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她夫家要是知道了, 还不打断你们的狗腿。俺劝你们赶快地离开这儿,甭在这里找难看。”

秋莲娘一边骂着范式、张劭,一边向秋莲爹使个眼色。秋莲爹还个眼色,向着门外疾步而去。

108、日。午。秋莲家。

秋莲家大门外,马员外家迎亲的花轿停在门口。迎亲的乐队吹吹打打,热热闹闹。马家来了一大帮人娶亲。马家公子一瘸一拐,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秋莲家。

马家公子瞪着眼睛,看一眼范式、张劭:“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到这里抢我的女人。是不是活腻歪了,给爷咳嗽一声,我给他治一治。”

张劭:“请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我们是来找表妹的。我的表妹被舅父舅妈关起来了, 我们来看看她。 ”

马公子:“这里哪有你的表妹,秋莲是我花了银两买的,她是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要把她娶走。谁也不能阻拦。”

马公子大喝一声:“小的们,把花轿抬过来……”

范式也大喝一声:“马公子,且慢!事情还没有说好,你们不能抬人。强娶就是强盗,法理不容!”

马秃子阴阳怪气地:“吆嗨,这是哪家的鸡呀,敢在爷的地盘上叫唤。你们给俺打!”

两名家丁冲着范式打过来,范式扭头闪过。突然来一个鸽子翻身,一手抓住一名家丁的脖颈,稍一用力,两只脑袋就碰在了一起。顿时,两名家丁昏昏沉沉、不辨了南北。捂着脑袋,呲牙咧嘴。又一群家丁冲过来,只见范式下蹲,猛地一个扫荡腿,倒了一片。马秃子见势不妙,瘸着腿往后退着:“咱……咱们有……有事,好商量,好商量!这位山东的好汉爷, 请你不要再打了。”

范式轻蔑地: “看你贼头贼脑的, 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你们还上屋里去抢人吗?”

马秃子:“不……不去了,俺们撤……撤……”

张劭也拿一木棍冲上去,骂道:“你们都给俺滚!要再敢在这里胡闹,就打断你们的狗腿!让你们一个个躺着出去。”

马公子(惊慌失措 :“撤……撤……咱们撤……”马公子率一帮人狼狈逃窜,一顶空花轿失落在门口。

秋莲爹娘吓得抱着头缩在门口,不敢动弹,更不敢正眼看范式、张劭。捂着半边脸斜视着范、张二人。

范式、张劭向着西厢房走过去,撬开了房门,放出了秋莲。秋莲满面泪痕地走向范式、 张劭。

秋莲(哭诉着):“谢谢你们,多亏了两位哥哥前来搭救。要不,俺就被马家人给抢走了。 ”

范式:“秋莲妹妹,话不要多说了,咱们现在就离开虎口狼窝。回到你真正的家去。”

张劭走过去牵起秋莲的手:“妹妹,咱们走!”

秋莲爹娘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央求道):“你们不能领她走啊,我们已经收了马家人的银子, 你们让俺咋这给他们交代啊。 ”

范式、张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秋莲跟着范式、张劭走出了院子。

109、午。张劭家。

张母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焦急地等待着范式、张劭的信息。一脸愁苦不堪的样子。

范式、张劭领着秋莲从门外走进来。张母迎上去。

张母(喜极而泣):“你们总算把我的莲儿领回来了。莲儿,他们把你抢走的这些日子, 姑妈担心死了,你知道吗,姑妈可想死你了。世上哪有这样毒蛇心肠的爹娘,贪图钱财, 卖掉自己的女儿,他们好狠心啊。”

秋莲早已满面泪痕,扑通跪在张母面前(哽咽地 :“娘,您就是俺的亲娘呀!他们把我抢走后,怕我逃跑,就把我关了起来。多亏了范式哥哥、张劭哥哥搭救于俺。要不然,俺就会落入马家人的火坑。又不知要遭受多少的折磨呢。”

张母拉起在地上哭泣的秋莲,心疼地:“闺女,你莫要哭了!你莫要哭了!这些日子,俺莲儿受苦了!”母女俩紧紧地拥抱着,痛哭流涕。

张劭看了看天色,劝慰着母亲:“母亲,我的范大哥和秋莲已经来到,鸡黍美酒也已备好。咱们是不是该开宴了。咱们一道去吃午饭吧。”

张母转悲为喜:“看看,看看,我们光顾着说话,冷落了客人。走,咱们去吃午饭!”

110、午。张劭家的餐桌上。

张家,餐桌上放着炖熟的鸡肉和黍米。香气溢满整个屋子。张劭给范式斟酒,两人举杯对饮。畅叙着离别之苦和相思之情。

范式用筷子给张母夹肉, 张母感激的说: “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你吃, 你吃呀! ” 宾客一起喝酒吃肉, 其乐融融。

宴罢,范式站起身来。跟张母说:“今天,我们一家人得以团圆,往后,我会经常来府上拜望母亲大人尊请母亲多多保重、万福金安!”

张母笑嘻嘻地:“好好,为娘保重身体,等候吾儿前来看俺。俺提前杀鸡炊黍准备好饭菜,让吾儿好好地享用。”

范式:“我家娘子一人在家,我有些放心不下,我还要返回山阳郡金乡范庄。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往返,母亲一定要多保重呀。”

张母:“你看,也是老身的疏忽。孩子,你啥时娶了亲,也没给为娘说一声,俺也好给你备下一份喜礼。”

范式(双手抱拳):“因为路途遥远,儿也就没能告知于娘,请娘见谅!”

张劭:“你既然来了,兄长何不多住些日子?”

张母:“是呀,式儿,你就在俺家多住些日子吧。”

秋莲眼巴巴地看一眼范式:“范式哥哥要走,真让人失望。万一马家人又来闹事,俺可咋办呀?要不, 俺也跟你返回山阳郡金乡范庄去。范式哥哥,俺怕呀!”

范式斩钉截铁地:“你不用害怕,一切有哥哥为你承担。马家人若来闹事,俺自会惩罚于他们。你且放心地在汝南住下,哥哥还会来看望你们的。”

111、晚。汝南张劭家堂屋。

油灯下,张母上床就寝。秋莲一旁伺候,帮着张母脱衣盖被。秋莲坐在张母的床前,与张母说着话。

秋莲(可怜兮兮地):“姑妈,俺看着范式哥哥他是个好人,俺……俺想嫁给他为妻。求姑妈给范式哥哥说和一声。”

张母:“那哪成呀, 白天吃饭时你都听到了, 范式他在山阳郡范庄那边已经娶了亲, 你哪能再和他成亲呀。”

秋莲:“您就和范式哥哥说说吧,张劭哥哥他保护不了我,我在您家也呆不下去,万一马家人找上门来,我一点门路都没有了。”

张劭母亲抚摸着秋莲的头,疼惜地:“好吧,老身明天就给你那范式哥哥说道一声,看看他啥意思

秋莲焦急地:“姑妈,明天就晚了。范式哥哥明天就要回山阳郡了。俺不如把他叫来,您当面向他说个清楚。”

张母:“也好,你去把范式叫来,娘就给他说道说道。”秋莲出门走向厢房去叫范式。

112、晚。张家厢房里。

油灯下,范式和张劭各自躺在床上正在说着话, 秋莲走进来。

秋莲(羞涩地看着范式):“范式哥哥,娘叫您去堂屋里说话,你现在就去。”

范式(疑惑地:“这么晚了,娘让我过去,她没说啥事吧?”

秋莲:“范式哥哥,娘叫你去你就去嘛。你去了就知道了。”

范式(披衣下床:“莲妹,你先头里走,我这就去见娘。”

113、晚。张劭家堂屋。

范式跟着秋莲来带了堂屋,堂屋里的油灯一闪一闪的,张母躺在床上。范式走近床前, 坐在张母的床头。范式低下头来轻轻问一声:“母亲把式儿叫来,可有事情安排?”

张母(有些难为情地 :“是这样,式儿。你明天要回山阳郡范庄去了,可你的秋莲妹妹担心马家人再来闹事,她想与你一块儿回范庄去。你看如何呀 ”

秋莲跟姑妈使个眼色,焦急地:“姑妈,您就跟范式哥哥直说了吧,俺要嫁给范式哥哥。”

张母:“莲儿是这意思,她想跟你同回山阳郡金乡范庄,嫁你为妻。俗话说:救人救到底 今天多亏你救下了莲儿,她愿意报答你的恩德,你就应了她吧。”

范式有些为难地:“莲妹妹聪明勤快、懂礼孝顺, 是一个好女人,可俺不能娶她为妻呀!我的家中已有妻室,我无法再娶!再说,莲妹她是张贤弟的表妹,也就是我范式的表妹,我怎能娶自己的表妹呢。不能呀,母亲!”

秋莲:“范式哥哥救下了俺,俺就跟定了范式哥哥!这辈子俺愿意给你当牛做马,伺候您一辈子。”

范式:“这……我好为难呀!妇人之德,莫大乎端己;端己之要,莫重乎警戒。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性也。莲妹妹,你要三思呀!”

秋莲:“范式哥哥,俺早就思好了,也想好了。非你不嫁,海枯石烂心不变!俺不会逼你与嫂子离婚,她做她的大,俺做俺的小。俺尊她为大姐,俺会与她好好相处的。”

张母开始劝说范式:“式儿,看来莲儿对你是一片真心实意。要不,你就应下她。她也是一个苦孩子,不要再让她走向绝路,跳进火坑里去。外边娶三妻四妾的人家有的是,咱咋就不行呢?再说了,秋莲人也长得不赖,要个头有个头,要摸样有摸样。嫁给你为妻,娘看着挺般配哩。你与劭儿是要好的兄弟,你若再娶了莲儿,那咱们两家就是亲上加亲,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

范式:“不可!不可!史有大司空宋弘,不娶胡阳公主。他感念的是贫贱之妻。他说: 贫贱之妻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我家中也有贫贱之妻,已是有妻室之人, 岂可另娶呢?”

秋莲有些痛苦地:“既然范式哥哥不愿意要俺,何必要救俺于苦难之中呢?也罢,俺没有家了,俺已经无路可去了。俺……俺只有死路一条了。要不,俺就出家去白马寺当尼姑算了。”秋莲嘤嘤地哭泣起来。

张母有些不悦地:“式儿,你既然不听娘的劝,那你就走吧,回山阳郡去吧。秋莲一心对你好,谁知道你的心比那冰块儿还凉,她哪一点对不住你,你这样拒绝她。你不仅是伤了她的心,你也伤了为娘俺的心呀!”张母伤心地痛哭起来。

范式无奈地:“母亲切莫难过,秋莲不是对不住我,是我对不住她。她年轻漂亮,孝顺懂事,这我都知道,可是……可是,我……我没法答应她。我老家已有一个婆娘,我该咋着去安排她呢?”

张母:“那你就走吧,回山阳郡去吧。你不是俺的式儿,我也不是你的娘亲,咱们两家没啥亲戚! ”

范式十分为难地(用手捶了一下头):“自古百善孝为先,式儿依娘也就是了。我看着娘难过,俺的心就疼呀!娘伤心了,俺这心也就滴血了。让秋莲跟我去吧,我会好好地待她的。”

张母抹一把眼泪:“式儿,你是一个懂孝道的好孩子。你永远都是娘的好式儿。”

114、晚。山阳郡金乡。范式家。

夜色很深,挂在墙上的油灯,还在闪烁着迷茫的光芒。范式的妻子凤梅在床上翻滚着。范妻凤梅(自言自语):“夫君 我们两个刚结婚,你就去了汝南,你在想些啥

呢,你在汝南都做了些什么呀, 请您告诉奴家,俺也好与你分担。夫君,您啥时返回范庄来呀,奴家在这个家中好孤单呀。 ”

凤梅扯一把被子,吹熄了墙上的油灯。黑夜中,凤梅做起了梦:一帮人手里拿着棍子闯进了院子,乱打乱砸,范式也被他们打伤了……”

凤梅点亮了油灯,惊呼道:“夫君,你在哪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