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十集 返回山阳

发布日期:2016-04-21访问次数:字号:[ ]



  115、日。山阳郡范式家。

  暖暖的阳光下,范式领着秋莲走进家门。凤梅在屋里做着针线,家里的那条小黄狗惊叫起来。凤梅抬头向门外望去,看见范式走近。

  凤梅起身迎接 (疑惑地):“夫君,你回来了?”

  范式:“娘子,我回来了。你在家里还好吗?”

  凤梅:“这次你去了汝南,俺在家担心死了。夜里还做了恶梦,梦见一帮子人来咱们家把你打伤了。”(闪回凤梅的恶梦)

  范式笑着:“娘子,您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那会有事呀!”

  凤梅看一眼秋莲(惊愕地 :“这位姑娘是……?”

  范式:“她不是外人,她是张贤弟的表妹,也是咱们的小表妹。她叫秋莲。他想在咱家住上一段时间,以后你们就姐妹相称吧。”

  凤梅看着秋莲,表情显得很不自然。她的心里像打翻了的五味瓶。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秋莲面带笑容,尴尬地喊一声:“大姐 — —!”

  凤梅看在自家男人的脸面上,不冷不热地应一句:“唉 — —!”

  116、晚。范式家。

  昏暗的油灯下, 范式和凤梅背对背地躺在床上,二人有许多话要说, 但谁也说不出口。空气也好像有些凝固了。

  凤梅再也耐不住性子,她率先打破了凝固的气氛:“夫君,你这次去汝南咋还带个年轻女子来咱家?”

  范式:“娘子,您有所不知。张家真的出事了。秋莲她从小在张劭家长大,长成大姑娘了,她的爹娘贪图钱财,要把她卖给一个又瘸又歪的马财主。人称马二秃子。我这次去汝南后,正赶上此事,我能看着不管吗?我就和张贤弟一块儿把她解救了出来。秋莲她太可怜了! ”

  凤梅:“既已把她找回,你把她交给张母也就是了。何必把她又领回咱家来?”

  范式:“秋莲她已经无路可走, 在汝南有很大的危险,我们能看着她不管吗?将心比心,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和张劭是磕了头的生死兄弟,他娘就是咱们的娘,我不能让咱们的娘伤心。娘让我把秋莲带回家来,我就带回家来。权当小妹妹养着,若有合适人家,再将她嫁人也就是了。在我们遇难时张贤弟出手相助,他家的难处也就是我们的难处。我们不能看着秋莲再次走向绝路,跳进火坑。我是一个男人,帮助她一个弱女子是我一个男人的责任,我不能不管她。”

  凤梅:“既是这样,奴家也就不说啥了。嫁鸡随鸡跟着飞,嫁狗随狗跟着走。奴家理解夫君的难处。俺不会为难秋莲的。”

  夜深了,范式、凤梅在长谈中入睡。不太明亮的光线照着他们二人的身影。

  117、晨。范式家。

  鸡鸣时分,秋莲一早就起了床。她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饭。范式、凤梅也起床了,秋莲见他们起来了,就把早饭往堂屋里端。

  秋莲:“俺看着你们还没起床,俺就先起来把早饭做好了。”

  范式笑着说:“莲妹起得这么早,好像今天要有啥喜事似的。俺们还没起床,你就把早饭做好了。”

  凤梅:“您用不着起这么早,再晚一点起也不妨事。”

  秋莲:“俺都习惯了,俺怕误了范式哥哥的事情,就早做一点吧。 ”

  范式:“那好,既然秋莲做好了早饭,咱们就一块儿吃饭吧。”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旁吃早饭。

  118、日。山阳郡府。

  郡府老爷端坐在大堂之上,俯视堂下。衙役们分列两旁。郡府正在重新审理李群奸杀民女一案。郡府老爷拍响了惊堂木,大喝一声:“带奸杀民女的主犯王干上堂!”

  王干被俩衙役按着脖子押上堂来,大堂上一片哗然。

  郡府老爷看一眼王干,厉声道:“凶犯王干, 你奸杀民女,陷害忠良,诬告朝廷命官, 你可知罪? ”

  王干:“老爷,在下没罪,那女子就是李群奸杀的。是范式陷害小民, 您可要为小民做主呀。”

  郡府老爷:“大胆狂徒,死到临头,你还敢狡辩!很多路人亲眼所见是你奸杀了民女,经本府调查,证据确凿,罪不可赦! ”

  堂下众民齐呼:“郡府大人,是王干他奸杀了民女,诬陷李群,您要为民做主呀!他还害的范式丢了官,此人该杀!”

  (画外音):“范式经过一番努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查清了李群一案的真相。新任郡府太守老爷重新审理了李群一案。发现王干横行乡里,诬陷好人,欺男霸女,身负多重命案, 罪行累累。当即将王干缉拿归案,公审后,押进了死牢。同时,把李群从大牢里放了出来。已贬家为民的范式,官复原职再次走进郡府。”

  119、日。山阳郡府。

  范式正在案前整理文书档案,门外飞奔而来一匹快马,从马上跳下一名钦差大人。钦差快步走进郡府,打开圣旨,清了清嗓子宣诏:“山阳郡功曹史范式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山阳郡功曹史范式忠君体国,爱民勤政,廉洁公道,诚信忠厚。擢升荆州刺史,即日到任,钦此!”

  范式见钦差莅临郡府,立马停下手中的文书档案,整理了一下衣冠,跪地听旨。

  范式:“皇上圣恩,谢万岁,万岁,万万岁!”

  120、日。荆州府衙。

  新任荆州刺史范式端坐于府衙,忙于公务。府衙大堂气象一新。墙上张贴着范式为官做人的座右铭:“明德慎罚,德主刑辅,亲民之官,以廉为基”。

  范式看着墙上的座右铭,低头沉思:皇帝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交给了我,我一定要坚守民本,为民做事,惩治邪恶,谋利一方。让皇上放心,让百姓们满意!

  范式在翻阅卷宗,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突然,他拍案而起,大喝道:“巧立名目, 盘剥百姓,贪赃枉法,害人性命,霸占民女,奸淫成性。好你个胡作非为的建平王县令!你真乃胆大妄为,看俺如何收拾于你!”

  范式被眼前的一摞摞状子惊呆了:“有权不为民所用,利欲熏心害百姓。这样的官吏不拿下,建平何日得太平?!备马,我即刻就去建平县巡查!我要看看他在哪里都干了些什么。”

  121、日。建平县衙。

  建平大街上,新任荆州刺史范式着一身百姓装束出巡,身旁有一名左史从行别驾。他们行进在建平县城。沿途看到的是一些衣衫褴褛民不聊生的百姓们。有的人沿街乞讨, 有的人怨声载道。

  两个衣衫褴褛的花子在墙角下小声地说着话, 他们还不时地东张西望, 生怕有人听见他们的说话声。

  花子甲:“这还叫人活不,王县令啥都收税。庄稼人养个猪羊,他们要钱;老百姓生个孩子,他们也要钱。找个名儿就收费,没有他们不要的,真是没有了王法,王县令就是个阎王爷呀!”

  花子乙:“还有,这个王县令还很喜欢漂亮女人,谁家要是娶媳妇,被他知道了,他就逼着人家送到县衙去,他还享受初夜权哩。这样的县官真是糟践人呀!”

  花子甲:“老兄,你小声点!小声点!看那边来人了。”

  花子乙刚抬起头来, 就被几个巡街的衙役按倒在地上。衙役厉声喝问两个叫花子: “你们刚才在墙角都说了些什么?敢骂我们的县太爷,真是胆大包天!我们老爷说了,在这个地盘上本县太爷就是王法。走,押到县衙里去行刑。看你们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花子甲、花子乙磕头求饶:“我们哪敢骂县太爷呀,我们没有骂他,请大人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衙役们:“还敢嘴硬,我们都听到了,押走!”衙役们强行押着他们往县衙里走去。

  范式走近,喝令衙役:“把他们放了!把他们放了!穷苦百姓们多说一句话,难道也犯法吗?”

  衙役们看一眼范式,不肖一顾:“嗨嗨,大街上出来一个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的,把他们一块儿押走!”

  衙役们上来就抓范式,范式哈哈大笑:“你们的王县令真的有欺男霸女、 盘剥百姓的行为吗? ”

  衙役:“没有!”

  范式:“没有,为啥又怕老百姓们说他呢?你们是不是心虚了?”

  衙役指着范式:“看样子,你也不是个良民。拉走,让你尝尝县衙里面皮鞭的滋味。”

  从行别驾张松看到范大人被威胁,立马冲过来护驾,并打退了几个众衙役。衙役们狼狈逃窜。

  两个花子看着范式、张松,又惊又怕。一齐跪下,颤抖着嘴唇道谢:“多亏了好汉爷搭救,要不,我们被拉到县衙就被打死了。”

  范式忙拉起地上的两个讨饭花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些银两递给他们:“你们快走吧,回家好好过日子。”

  两个花子颤颤兢兢地看着范式:“好人,好人,老天爷呀;我们遇到了好人了!”

  122、日。建平县衙内。

  王县令拍着桌子责骂几个被打的衙役,衙役们被骂的低着头,不敢吱声。

  王县令:“你们真是几个废物,打不过两个土老百姓。走,给我备轿,带我去看看,那两人是何方神圣!把他们押到衙内来受刑。”

  王县令坐着轿子出了县衙,后边跟着一群衙役,浩浩荡荡地往大街上行进。

  范式与别驾张松送走了两个花子,正要去县衙查询,迎面碰上了王县令的轿子。他们在大街上相遇。衙役指着范式、张松说:“就是这两个人打了我们,放走了那两个辱骂老爷的坏人。”

  王县令掀开了轿帘,仔细打量着前面那两个穿戴普通的人。他把目光聚焦在范式的身上, 感觉有些面熟。

  王县令看着范式问:“你……你是……?”

  范式轻蔑地:“王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连我范式都不认得啦!我们可是太学的老同学呀 ”

  王县令从轿子里下来,走进范式看了又看。怀疑地:“你怎么这身打扮,没个官样儿。难怪兄弟们看不起您。您也太老土了!”

  然后,王县令镇静下来,堆成一脸的笑,使劲地拍了一下脑门:“嘿嘿, 嘿嘿,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是范兄大驾光临,你我可是在太学的老同学了,那您来建平县之前怎么也不给我打个招呼。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呀!快,快请到府上餐叙!”

  王县令怒斥一旁的衙役们:“你们真是该打,连我的老同学范大人都不认识。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快抬轿送范大人去县衙话叙。”

  范式:“不不不,我不喜欢坐轿,还是你自己坐吧!我走着去你的县衙看一看。”

  王县令:“那里,那里,还是范兄坐轿,在下步行。”

  范式:“要不,我们都不要坐轿,步行去你的县衙。” 范式行走在建平大街上,满目苍凉。王县令在后边跟着,诚惶诚恐地样子。

  (画外音):“王县令,真名叫王仙岭。曾与范式同游太学,太学毕业后当上了建平县令。手中有了权,用权去换钱,欺男又霸女,得道把天翻。范式即日来建平巡查,就是要揭穿他的丑恶嘴脸。”

  123、日。建平县衙公署。

  范式面色严峻,王县令颤颤兢兢。王县令吩咐衙役们快去准备酒菜,要给范大人接风洗尘。

  王县令喝令衙役:“快去!快去!准备上等的好酒好菜,我要与范兄对饮几杯,为范大人接风洗尘。”

  范式淡然地:“王县令您不必客气,我们来这里不是吃饭的。我们有公事要做。 ”

  王县令陪着笑:“范兄,那也得吃了饭再说公事。我已经听说范兄来到荆州任职一些时间了,还没来得及去州府拜会,你就找上门来了。既然来了,我们就得好好地吃吃肉喝几杯小酒。”

  丰盛的酒菜置办齐了,大鸡大鱼, 美味佳肴。一一端上了桌子。范式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没有胃口。

  范式看一眼王县令:“这么多好酒好菜都是用你自己的钱置办的?”

  王县令:“那里,那里,当官的吃饭哪有花自己钱的,县衙有的是钱,公款招待,范兄在我这里吃上三年五年,也吃不垮我的县衙啊!哈哈哈……”

  范式严肃地:“不要笑了,不知廉耻!这饭要是花公家的钱,我不在你这里吃;要是花你自己的钱,我就陪老同学喝上一杯。”

  王县令:“花我自己的钱,是花我自己的钱,今天算鄙人请老同学的客。”王县令双手把酒杯递于范式。

  范式:“那好,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这杯酒我喝了它。待会儿荆州刺史办案, 就依照国家的法度了。咱公私分明,另当别论,你看如何呀?”

  王县令很不自然地:“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老同学,喝酒,喝酒。 ”

  范式袍袖一甩 怒道:“王仙岭,你身为朝廷命官,花天酒地,鱼肉百姓,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你可知罪?”

  王县令放下酒杯,呆若木鸡,一会儿醒过神来莫名其妙地:“老同学, 你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下官何罪之有啊?”

  范式命张松取来一摞状子,扔给了王县令:“你睁开眼睛好好地看一看,你可有这些罪名?这可都是那些有苦有冤的百姓们递上来的状子,你自己看吧。”

  王县令:“有人竟敢陷害本官,我一定好好地清查,杀一儆百,严惩不贷!”

  范式(轻蔑地 :“难道建平的百姓们诬告了你不成?想必你有一腚的稀屎没那么干净, 才被人们抓住了臭烘烘的尾巴。治国必先治吏,腐处的官员就是国家的蛀虫。若不严惩, 大汉江山就会毁于一旦。对于个别不清白犯了罪的官员,我们是不会留情的。”

  王县令:“范式兄,我今天好酒好菜为你接风洗尘,你怎么不念兄弟之情,同学之谊呢?好歹咱们在太学里也同游几载,你总得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范式:“你自己的作为你自己知道,如果你是干净清廉的,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跑到州府去告你的状。建平县有那么多的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你却用大鸡大鱼来招待本官,真的是你自己的钱吗?你哪来这么多的银子?还不从实招来!”

  (闪回衙役们下乡挨门收人头税、打砸抢的画面)

  (闪回一娶媳妇的人家在大街上正在行走,一群衙役冲上来把新媳妇抢走的画面。)

  (闪回王县令端坐县衙大堂之上拍着惊堂木审案的画面,王县令挤吧着眼睛看着原告和被告问:“你可有钱?原告回答:老爷,我没有钱!”

  王县令气急败坏:没钱打什么官司,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直打得原告皮开肉烂。

  王县令又问被告:你可有钱?被告悄悄地掏出了一包银子,递给他……)

  范式指着那一摞状子威怒道:“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告你的,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范式气不可及,怒掀饭桌:“朋友之情,同学之谊,不能建立在老百姓的痛苦之上。这桌好饭好菜你自己留着吃吧!”

  范式袍袖一甩,面向张松说一句:“咱们回府!”

  124、晚。荆州府衙公署内。

  范式就着灯光在审理案卷。门外来人禀告:建平县令王仙岭前来求见。范式本不想见他, 但想要看看他来干什么,就下令道:“让他进来!”

  王县令看见范式,点头哈腰,满脸堆笑:“刺史大人,我来看看您。给您带来了两箱子银子,请您笑纳!”

  范式冷峻地:“快把银子抬上来,让我看上一看!”

  王县令:“小的们,快抬银子!”

  几个人把重重的箱子抬进了州府, 慢慢地放在了地上。

  范式看了看那箱子说道:“就放在这州府内,你们都不要动它。”

  王县令凑上来,问范式:“范大人,你看我那案子咋处理?看在我们是老同学的面子上, 您就网开一面,高抬贵手,在下今后就是您的人了,您说东我不说西,您说打狗我不说撵鸡,一切全听您的。”

  范式冷冷笑道:“县长大人深更半夜来府上送礼,该咋处理,本官心中自然有数。你且在公署住下,明日再做处理!”

  125、日。荆州府衙公署。

  州府大堂之上,范式端坐府衙。众侍卫衙役们排列在两旁。王县令被带到了大堂上,他送来的两箱子银子也摆放在大堂之上,当众展览。

  范式拍响了惊堂木指着王县令说道:“这两箱银子是你在建平收刮来的民脂民膏,也是老百姓们的血汗钱。你深更半夜送到了我的府上,你以为就可以逃脱罪责吗?日食三餐,夜宿八尺,人的一生用不了多少钱,国家给你的俸禄已够你用,你为何还这么贪呢?”

  下面群臣议纷纷,衙役喝道:“威严!威严!肃静!肃静! ”

  范式又拍响惊堂木:“古人云;君子爱钱,取之有道。临财毋苟得,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你贪婪地追求钱财,不择手段地去害人利己,等于一砖一瓦地给自己造下一个地狱。犯官,死到临头了,你可知罪?!”

  围观的群众高呼:“杀了他!杀了他!贪官!贪官!”

  衙役们喝道:“威严!威严!肃静!肃静!”

  范式再拍惊堂木:“你贪赃枉法,胡作非为,巧立名目,盘剥百姓,抢占民女,荒淫无度,罪不可赦!将犯官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衙役们走上来,剥去王县令的官服,押下堂去。

  126、日。建平县大街上。

  一群人走在大街上,敲锣打鼓,庆贺贪官王县令被关进了大牢,受到处理。市民们欢欣鼓舞。

  群众甲:“听说了吧,那个欺压百姓的县官受到处理了,被罢了官, 还被关进了大牢里。 ”

  群众乙:“州府来了一个大清官,专为老百姓做好事,这往后呀就没谁敢欺负咱们老百姓了。”

  群众丙:“这回可好了,咱们这里一片清明了。”

  县城大街上,锣鼓声声, 鞭炮齐鸣。 (画外音响起) :

  “金钱好,金钱好,

  有人为你梦扰魂,

  有人为你惹烦恼。

  有人为你易大节,

  有人为你伤名教。

  细思量多少英豪,

  铜臭明知是祸苗,

  还有人因它栽倒!

  金钱好…… (画外音收起, 弱下去。 )(乔宪忠/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