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十一集 故里省亲

发布日期:2016-05-05访问次数:字号:[ ]



  三年后……

  128、晚。荆州府衙公署。

  范式在府衙公署里度着步,心思重重的样子。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东南天上的月亮。起初,是鹅黄的,慢慢变成了橘红。后来就金灿灿,明晃晃了。月亮皎洁、 迷人,他开始思念起故乡的亲人。

  范式自言自语走着:“我来荆州赴任已经三年了, 也不知家中怎样了?凤梅和秋莲合得来吗?她们好让我牵挂呀!还有,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我有空要回故里看一看。” 夜很深了,范式难以入眠。

  范式在州府里度着步子, 凝神沉思着一些问题。

  129、晚。汝南张劭家。

  张母坐在床沿上,看着油灯发呆,喃喃地:“劭儿举了官上任走了, 式儿也不来看俺了。他们都把娘忘记了。还有那个莲儿,随范式去了山阳郡金乡范庄,她如今过得还好吗?老身真是想念他们了!”

  张劭媳妇陪坐在床沿上,安慰着张母:“娘,您不要瞎想了,他们都是您的儿女,不会忘记您的。只是他们忙,没能抽出空儿来看您。”

  130、晚。山阳郡范式家。

  凤梅就着油灯纳针线活儿,已经三岁的儿子范阳走过来说:“娘,天不早了, 您咋还不睡觉呢? ”

  凤梅:“你睡吧,娘睡不着。你爹他升了官,把这个家都忘了,三年多了,他也不回来看看这个家。还有那个女人就赖在咱家不走了。咱家那养得起她呀。 ”

  范阳:“娘,您是说秋莲姨吧,我觉着她人挺好的,我喜欢秋莲阿姨,您不要赶她走呀。”

  凤梅:“她在咱家住得时间也不短了,她该走了。”

  范阳:“娘,您不要撵走秋莲姨,她给咱做了不少的事情。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不让她走!我不让她走!”

  凤梅:“阳阳,你怎么帮着她一个外人说话,我才是你的娘。今年遭遇了大旱,咱家几亩薄田也收不了个啥。老百姓的日子更难过。您爹做了官,也不管这个家了。唉 — —!给你说这些中啥用呀,你还是个孩子。等你爹他来了,俺非和他说道说道不行。”

  131、晚。范式家。厢房。

  油灯下,秋莲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有满腹的忧愁和苦恼。她想倾诉, 可她的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她只能对着孤灯自言自语:“范式哥哥,您在荆州还好吗?俺也得不到你的信息,您不要俺了吗?这些日子凤梅大姐对俺很是冷落,俺知道她有她的难处。俺们都是女人,俺不与她争高争底,给你添心思。只要您在荆州那边没事就好。为了您,你的莲妹妹再大的委屈俺都能受。”

  132、晨。范庄村头上。

  秋莲站在村头的大柳树下,向着远方张望,她渴盼着范式哥哥来到她的身边。她望着遥远的荆州方向有些出神:“范式哥哥,你把俺接走吧,俺要到你身边去。” 她在树下站了很久,才回过头来蹲在树下。她想回家去却又不愿意回家。(秋莲自己的画外音) :

  范庄是俺的家吗?往后的路秋莲俺该咋着走呀,要不行,俺还回到汝南去, 回到姑妈那里去。(秋莲低着头,双手捧着腮部,心思重重的样子) 。

  133、午。范式家。厢房。

  秋莲在收拾行囊,她要回汝南去看一看张母。秋莲背着包裹行囊,走出了范式的家。后边的凤梅撵上来。

  凤梅喊着:“莲妹,你就这样走了吗?你走了,我怎样向夫君交代,等他回来你给他说上一声,你再走。”

  秋莲(回过头来):“凤梅大姐,俺知道你也很难,可俺不想再连累您了。范阳他还小,你要照顾好他。俺走了,你要好好地照顾这个家。这个家没俺行, 没有您可不行啊。您还是让俺走吧! ”

  134、日。荆州刺史公署。

  范式倒背着双手在公署里度步,他在思考着州府里的许许多多的事情。突然,一股强烈的思乡之情涌上了他的心头。他不由自言:“等忙完了这一阵子,我一定要回故乡去看一看。看一看凤梅和秋莲,更要去看一看汝南的老母亲。” 他正陷入无限的思念之中。

  范式(自言自语):“我要回故里探亲!我一定要回故里探亲!”

  135、日。汝南张劭家。

  张母正抱着秋莲痛哭流涕,站在一旁的张劭媳妇心里头酸酸的,眼眶里也有眼泪在打转。门外范式向张家走过来。

  张母替秋莲擦拭眼泪,心疼地:“你怎么从山阳郡回来了?你在那里过的还好吗?式儿他没给你气受吧? ”

  秋莲:“娘,俺很好。谁也没有给俺气受。范式哥哥他去了荆州任职都三年了,他太忙了,顾不上这个家。他是一个好人,俺不怪他。”

  范式从门外走进门里,一眼看见了屋里的秋莲。范式惊奇地:“莲妹妹,你怎么从山阳郡回汝南来了?你和你嫂子生气了?”

  秋莲抹一把眼泪跑到厢房里去了。

  范式给张母磕头,给张母问安:“这几年,母亲大人可好?式儿给您磕头了。”

  范式向张母介绍说:“娘,我已不在山阳郡府,我已被圣上安排到荆州任职了。”

  张母忙走过来,拉起范式:“娘还好,娘好着哪!”

  范式跟张母说:“娘,我这次从荆州回山阳郡金乡去省亲, 路过汝南就顺便来到您的家中看望您老人家。俺不知道秋莲妹妹也来汝南了。娘,她是啥时到的?”

  张母:“她也来了不长时间,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原来你们早已经分开了。”

  范式:“娘,我也不是不想和秋莲妹妹在一起,只是我公务缠身,没法照顾她们。就让秋莲和凤梅都留在了山阳郡金乡。这不,我一腾出空儿就回乡去看望她们。不成想,我在这里看到了秋莲妹妹。 ”

  张母:“是这样呀,娘也理解你。”

  范式:“娘,我去看看秋莲!”

  张母:“去吧,快去看看她吧,净耍小孩子脾气。”

  136、 张劭家。厢房内。

  秋莲趴在床上,嘤嘤地哭泣。范式走进来,关切地:“哥哥知道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你不要难过了。”

  秋莲抬起头来,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范式:“范式哥哥,你知道这些日子俺是怎么过来的吗。俺都想死你了。你也不给俺个音信。你的心里还有俺吗?”

  范式为秋莲擦了一把眼泪说:“哥的心中怎么会没有你们呢。我每一天都在挂记着你和凤梅,只是公务缠身,我脱不开身呀!”

  秋莲紧紧地抱着范式不肯松手。再也不愿让他离开。范式说:“跟我回山阳郡金乡吧, 咱们明天就走。我会和凤梅好好地说道说道。”

  秋莲:“范式哥哥,俺知道您是一个好人。可俺不想再回山阳郡范庄去了。俺和凤梅在一起,俺不知道叫她嫂子好还是叫他大姐好。每当俺看见她对俺不冷不热的样子时,俺这心里就像六月里忽然飘下来一场大雪 哇凉哇凉的,好难受呀! ”

  137、晨。张劭家。

  范式一早就起了床,他来到张母房里告别,他要赶快地回到山阳郡范庄去。张母也起床了, 坐在床沿上。

  范式给张母磕头问安:“母亲早上好”

  张母:“好好,式儿晚间可也睡得安? ”

  范式:“见到母亲身体康泰,为儿也就放心了。式儿今天就要动身返回山阳郡范庄去。娘还有啥需要交代儿的吗?”

  张母:“你要走,就带上莲儿一块儿走。式儿,秋莲离不开你呀。你要把它撇下, 说不定那天又要出事故。”

  范式:“娘,式儿知道了。张贤弟也常来家中看望您吗?”

  张母:“甭提他了,他自从去了京都做事就没来过

  家。他早就把老娘忘记了。”

  范式:“张贤弟受皇上器重,做了御史中丞,他一定忙得很。娘 以后俺常来看您就是了。”

  138、日。张庄村头上。

  张母与张劭媳妇在为范式秋莲她们送行,范式和秋莲依依不舍地回望着张母。看一眼再看一眼熟悉而又陌生的张府。

  范式、秋莲跟张母打着招呼:“娘,您们回去吧!俺们还会回来看您的。”

  漫漫征途之上,是范式、秋莲二人的身影。

  139、日。山阳郡。范庄范式家。

  凤梅在堂屋里坐着,怀里抱着三岁的幼子, 一副愁苦的样子。范式和秋莲走进家门。凤梅起身迎接。

  范式:“娘子,我们回来了。我和秋莲姨一块儿回来了。” 范式看一眼凤梅怀里的孩子, 问一句:“这孩子……? ”

  凤梅:“这是你的儿子范阳,都三岁了。” 凤梅又对孩子说一句:“您爹来了,孩子,你快喊爹!”

  范式(有些激动地):“儿子,过来让爹抱一抱!”

  三岁的范阳紧紧地抓住凤梅的手, 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往凤梅的怀里钻。范式走向前抱起孩子,孩子大哭起来。

  凤梅:“咱们儿子不认得你了。”

  范式:“不认得我了,我也是咱们儿子的爹。”

  凤梅:“秋莲妹子不是去汝南了吗, 怎么你们一块儿回来了?”

  范式:“娘子,是这样的。我从荆州回故里来探亲,回来时路过汝南,就到了张府上拜见母亲大人。恰巧,秋莲妹妹也在张府上。原本她不想再回范庄,母亲让她和我一同回来, 我就把她接回来了 ”

  凤梅:“唉——!你们回来好,你们回来好。俺去做饭,给你们吃。”

  秋莲抢先一步说:“凤梅姐,让俺去做吧。” 秋莲转身去了厨房。

  140、晚。范式家。

  堂屋里,油灯闪烁。范式和凤梅坐在床上说着话。凤梅眼眶红红的,好像有一肚子的辛酸要倾诉。

  凤梅:“夫君,你怎么又把那个女人给带回家来了?她不是已经去了汝南了吗?她已经离开了这个家,她不是咱们家里的人,你不应该把她再带回来呀。”

  范式:“她是去了汝南,但她是被你逼走的。秋莲已经无路可走,她不去汝南她还能上哪儿去呢?凤梅,你比秋莲大,她早已尊您为大姐,你要学会宽容。你宽容了她就是宽容了我,你的心里就装下了我。你原本是一个很明理懂事的女人,现在怎么就容不下一个异乡的落难女人呢?”

  凤梅:“是她自己要去的汝南,俺没撵她。她走都走了,你就不该再把她领回家来。夫君,这个家你要留她,俺就走;你要留俺,就让秋莲走。”

  范式:“娘子,你怎么变的这么不近人情,她是一个弱女子,我们不能往绝路上逼她。我是一个男人,对得起你也要对得起她。这个家是咱们共同的家,我不让她走,更不让你走。我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可你也要站在我这边,替我多想一想。咱们能忍心撵走一个需要帮助的弱女人吗?再说了,汝南那边张母已经一大把年纪,她让秋莲跟着我回来,是她相信我能够保护她。我不能伤了她老人家的心啊!”

  凤梅似有所悟:“夫君,俺是有一些自私,可俺也是为了这个家呀!行了,为了你俺以后不再挤兑她就是了。这些日子,秋莲的心里也一定不会好过,你去看看她吧。千万甭让她再出个啥事端。”

  141、晚。范式家。厢房内。

  夜很深了,秋莲还没有睡。她望着墙上的油灯痴痴地发呆。范式走近厢房。

  范式关切地:“莲妹,这么晚了,你还没歇息?你在想什么呢?”

  秋莲眼泪婆娑,抬起头来回道:“范式哥哥,俺还不是在想你吗。自打俺跟你回了山阳郡,你难得到厢房里来陪俺一次。更没有碰过俺的身子。俺一青春女子,怎受得了这漫漫长夜,孤灯明月。俺一直想着给你们范家留个后, 也不负了俺对范哥哥的一片真心!可你从来不进俺的身子。俺好难过呀!”

  范式:“莲妹妹,你是一个识书达理的好女人 我范式也是真心地喜欢你,可我不能与你做那样的事情。夜深了,我要回到你嫂子那边去。” 范式欲走, 秋莲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范式。

  秋莲:“范式哥哥 您就不能在这里陪我一夜吗?你让我好心疼,好伤心啊!”

  范式看着秋莲伤心欲绝的样子,真的不忍心再去伤害她。范式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他的脑海中回响着一种

  声音:“你是一个男人,不能困于情,不能违人伦,不能负家庭!”

  秋莲吹熄了墙上的油灯,把范式压在床上黑黢黢的空间里 秋莲可怜巴巴地说:“范式哥哥,您就不能睁开眼睛看俺一下,俺也是个女人,俺不是老虎狮子。你的莲妹妹吃不了你呀!”

  142、 晨。范式家。

  早晨。遥远的东边呈现出清淡的紫玫瑰色,眨眼之间变的橙黄。继而,是一道霓虹的霞光。浩淼无际的天地有混沌暗淡转化成纯明鲜亮起来。凤梅一早就起了床, 她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饭。

  范式在秋莲的厢房里睡着了,当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厢房时,秋莲还紧紧地依偎在范式的怀里,幸福的甜睡着……

  143、 晨。范式家。厢房内。

  范式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他看着厢房外的阳光推一把秋莲,有些惊讶地:“莲妹,我怎么睡在了你的床上?我是不是晕了头了?看, 这阳光都照进了屋里来了,我们为啥还没有起床呀?”

  秋莲也被惊醒了,翻个身坐起来说:“范式哥哥, 您怎么一惊一乍的,睡在俺的床上又怎么了?是俺让你在这里睡的。俺早就成了你的女人,你在这厢房里陪俺一宿不应该吗?”

  范式沮丧地:“莲妹,我是不是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凤梅呀!”

  秋莲:“范式哥哥,你莫要自责。是俺愿意委身与您,俺离不开你。咱们是一家人,不要说对不起。”

  厢房外,凤梅走过来。她对着厢房轻轻地喊一声:“夫君,早饭俺做好了,您们快起来吃早饭吧。”

  范式回一声:“知道了,俺们这就起床。”

  144、晨。范式家。堂屋。

  桌子上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范式、秋莲和凤梅一块儿吃早饭。范式显得情绪有些低落。凤梅给他夹菜,被范式拒绝了凤梅经过一番思考的“阵痛”,她想通了。她心里默念着:“俺不能再难为夫君了,他是一个有性情的好男人,他在心里喜欢秋莲,他更同情于秋莲妹妹。夫君也有他的难处呀。 ”

  饭桌上的秋莲,显得有些镇定。她没有给范式夹菜,却把菜送到了凤梅的碗里。而后亲热地:“凤梅姐,您吃呀!”

  凤梅:“莲妹妹,你吃!你吃!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姐不再难为你了。”

  秋莲:“凤梅姐,俺知道您是一个明事理的好女人。往后俺听姐的话,共同照顾好这个家。(秋莲一副羞涩的样子) ”

  145、傍晚。范庄村街上。

  日夕时分,天将黑微黑。天地昏黄,万物朦胧。秋头夏尾,远处一团云彩飘来。即刻给眼前的一切,拉上了一道纯黑色的惟幕。半空里一道闪电划过,大雨哗哗啦啦地飘落下来。范庄村的人们有的往屋里跑,也有的找地方避雨,一片乱象。

  男村民甲在大街上跑着,抹着脸上的雨水说:“久旱逢甘露, 真是一场喜雨呀!这都半年多没下雨了,咱庄稼人就需要这样的雨来滋润一下。这真是一场及时雨啊。”

  男村民乙抹着脸上的雨水,高兴地说:“好久都没见过这样的雨了, 这雨下得正是时候。是范式给咱们范庄带来了这场豪雨。他一回到老家来, 连老天都高兴的掉泪呀!”

  男村民甲提醒村民乙说:“甭说话了,快跑吧,伙计,这雨越来越大了。瞧,您那身上衣裳都被雨淋湿了,小心受凉呀,赶快回家让你媳妇给你暖一暖。”

  男村民乙回敬道:“还看俺的笑话,瞧你也被雨水淋湿了。回家让你媳妇的热肚皮给你暖一暖吧。哈哈……” 两个男人在大街上,一边跑着一边说笑着。

  一老妇站在屋檐下,看着外边明亮的雨幕,惊喜地:“一人有福, 福在满屋,托范式这孩子的福啊!他来了,雨也就下了。”

  146、 晚。范式家。

  黢黑的夜空又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是一串隆隆的雷声。闪电把范式家的院落照的通亮。范式迎着风雨跑到了院子里,他站在院子中央,仰望长空,任凭风雨吹打。暴雨如注,他在接受老天的惩罚。在电闪雷鸣中,范式的身影时隐时现。厢房里的秋莲,看着林雨的范式, 心如刀绞。终于,她也从厢房里跑出来,跑到范式的身边,和他并肩站在一起,共同接受风雨的吹打。

  范式催促她:“莲妹 你快回到屋里去,下这么大的雨,你会被淋坏的!”

  秋莲固执地:“俺不回去,俺跟你在一起。你不怕淋雨俺也不怕。范式哥哥你没有错,你不应该自己惩罚自己。俺与你在一起,老天不会怪罪咱们的。”

  凤梅隔着窗户往外看着,她在风雨闪电中看见范式、秋莲被雨淋风吹。她的心里如油煎火燎般地难受。她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猛地拉开屋门, 冲向雨幕中的丈夫。她一手拉着范式,另一手拉着秋莲,强行把他们拽进了屋里。

  凤梅哭诉着:“夫君 我都说了, 原谅你们了。你们为啥还要这样呀?”

  范式:“娘子,您就让我在外边多淋一会儿雨吧。我有错误,我需要好好地清醒一下,需要接受老天的惩罚。让暴风雨猛烈地来击打我吧!”

  凤梅关切地跟范式说:“夫君 你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奴家知道了,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真心男人,奴家不怪你了。你们赶快地把身上的湿衣裳换下来吧。俺去给你们找一身干衣裳换上。不然,你们会受凉的。”

  147、晨。范庄村头上。

  范式又要远行,他在和家人告别,他要返回荆州府衙去忙于公务。凤梅和秋莲一块儿给他送行。身后还有范庄的一些乡亲们也来为他送行, 人们依依不舍地看着范式出门。

  范式看着凤梅说:“我走了之后, 你跟秋莲妹妹要好好地相处, 照顾好咱们的孩子。在咱们家,你们就是亲姊妹呀。我知道你有一些难处,持家不易。娘子就算为我范式分忧解愁了。”

  凤梅:“夫君,您放心吧,俺会和秋莲妹子好好相处的。她也有她的难处, 往后俺会像亲妹子一样看待她。一块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咱们的孩子。 ”

  秋莲:“范式哥哥,您放心地走吧。为国尽忠,为国效力才是大事,您不要再挂记着俺们,俺会和凤梅姐好好相处的。 ”

  范庄村东头的大柳树下,凤梅、秋莲和一些乡亲们眼泪巴巴地,看着远去的范式。范式不时地扭过头来朝他们摆手告辞。

  范式的身影愈来愈小, 慢慢地消失在远方。(文/乔宪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