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十二集 义送死友

发布日期:2016-06-20访问次数:字号:[ ]



  148、晨。荆州府衙。

  晨曦初露,橘红色的光线投射到地面,暖暖的。范式刚刚起床,在整理着衣装。荆州府衙大门外,两名钦差跳下马来,走进荆州府衙。一钦差清清嗓子,宣旨到:“荆州刺史范式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念你勤政为民,风雨操劳,政绩卓著,赐你白玉宝马一匹,用于公务。钦此!”

  范式磕头接旨:“我主英明,皇恩浩荡!感谢圣上!感谢皇恩!”

  钦差把一匹白玉宝马交给了范式,范式把白玉宝马牵到了公署里,命衙役给它喂上了草料。范式激动地:“皇上英明, 这真是雪中送炭呀!有了这匹白玉宝马,纵然前方有千山万水,也难挡我范式的去路。”

  149、日。荆州府衙公署。

  范式端坐荆州府衙,他在参阅审批各个郡县呈报上来的一摞卷宗材料。他满脸的严肃, 满脸的认真。当他看到在一块素布之上,有人写给他的一封信时,他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他手捧书信 (情绪低沉起来) :

  (陈平子的画外音响起)信曰:“尊敬的范式兄,吾久仰范大人英明。鄙人为太学新生,入校不足一年,患下了绝症,死期临近。京都洛阳无亲无故,家庭贫寒,后事无人无力给予操办。无奈之下,祈求将妻和幼子及吾尸骨拜托于范兄,烦劳范兄替吾妻幼子办理后事,平子来世再报了。洛阳绝笔!”

  范式双手托着那块素布,看着上边的那些文字,他眼中的热泪滚滚。叹道:“平子遭此大难,不幸啊,真乃不幸啊。既已受人之托,责任重于泰山,吾焉有不管之理呀!”

  范式问一旁的衙役:“这封信是啥时呈送过来的?”

  衙役:“范大人去山阳郡省亲时一陌生人送来的。送信人也是受病人之托, 来荆州府上送信。他没有见到范大人,就走了。”

  范式:“备马, 我要即刻就去洛阳。我要去看一看那个身患重病的陈平子!”

  一匹白玉宝马在大路上疾驰,后面腾起一股股乳白色的烟尘。

  150、日。洛阳城。陈平子的住处。

  (闪回陈平子在洛阳城的画面 :

  陈平子重病卧床,陈妻在一旁煎药伺候。陈平子咳嗽不止,痛苦地呻吟着。

  陈平子(哀叹地):“没想到呀, 我在太学得下了重病。看来难以生还了。这些日子全靠着妻子照料于我。要不然,我早就命归西天了。夫人陪我从长沙而来,携幼子与我朝夕相伴,也真是难为了她了!”

  陈妻:“夫君,你也不要太难过,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你且安下心来养病,再苦再难俺也不离开你。兴许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陈平子长叹一口气:“贤妻呀,我的病是看不好的。咱在洛阳城里一无亲来二无有故, 离湖南长沙老家又千里遥远,我恐怕死后连尸骨都送不回老家呀 ”

  陈妻:“那让奴家如何是好呢?真要有了啥大事情,俺一个女人家去求谁帮忙呀? ”

  陈平子:“贤妻呀,趁我还有这口气,你把笔拿过来,再从你的身上撕下一块白布来,我就在这白布上面书信一封。你差人把它送给荆州府衙的范式范大人,他是一位信义之士, 乐于助人,范式待人忠厚真诚,他十分地仗义。他看到我写的这封信后 一定会把你和幼儿及我的尸骨护送回长沙老家。”

  陈妻:“你和范式是熟人?”

  陈平子:“不是熟人,但我一直很敬仰他。他是一个乐于助人、见难就帮的好人。更是一位全国闻名的信义之士。”

  陈妻:“您把这么重大的事情托付于他,难道他是咱们家的亲戚?与咱们家有关系?”

  陈平子:“也不是,他跟咱没有亲戚,更没有关系。范大人是山阳郡金乡范庄人,他也曾读过太学,比我早两届,算是我的老学兄了。他为人忠厚仗义,在太学就是出了名的仁义君子。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

  陈妻:“一不是熟人 二没有亲戚 咱和范式一点儿边都沾不上,他怎会管咱们的闲事呀?再说了,人家当着大官,能看得起你一个穷学生穷老百姓?夫君 你这不是在做梦吧?”

  陈平子:“贤妻呀,你……你就照着我说的……去做就是……就是了。咳咳……咳……”

  (画外音:)“陈妻按照丈夫的嘱咐,从太学请了一位陈平子要好的同学奔赴荆州府衙,将陈平子的亲笔信送给了范式。此信引起了荆州刺史范式高度重视。他看到信后,立即策马扬鞭赶去京都洛阳看望陈平子。 ”

  151、日。旷野大路之上。

  范式在衙役的陪伴之下,骑着白玉宝马,向着洛阳陈平子住处飞奔。一路之上,马蹄声声,尘土飞扬。衙役也骑一匹快马与范式并驾齐驱,奔赴京城洛阳。呼啸的风声中,马身上流着汗,范式与衙役的额头上也流着汗。

  衙役:“老爷,您瞧咱们这马有些累了,出了这么多的汗,咱们歇会儿再走吧。”

  范式(拍了一下马背 :“驾 — —!救命如救火,咱们一刻都不能耽搁呀!”

  152、日。洛阳太学生宿舍。陈平子住处。

  陈平子躺在床上,精疲力竭,奄奄一息。陈妻陪伴在他的身边,惊慌失措。范式骑快马来到,一跃下马,径奔陈平子的床前。

  范式急问:“躺在床上之人可是陈平子同学?病情如何?”

  陈妻慌慌张张站起身来迎接来人,看着范式问一句:“民女敢问您可是……范式范大人?”

  范式:“我就是范巨卿范式,我看到你们的信后就急忙赶过来了。陈平子他怎么样了?”

  陈妻诚惶诚恐地跪在范式面前:“民女给范大人磕头了,夫主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在此将死。民女连一点法子都没有了。万般无奈之下,夫主才想起来急民所难的范大人。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呀,您真的来了!您是俺们的大救星,俺和平子不知该咋着谢您呀!”

  范式轻轻地把陈妻扶起:“陈夫人不必言谢, 快快地站起身来说话。”

  陈平子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范——范大——人,拜——拜托了!您肯接受 ——我这个死友,平子死而无憾了!您的——大恩大德,俺——俺只有来世——再报了……!”(陈平子咳嗽了两声,气绝身亡。陈妻哭倒于地,范式在一旁安慰劝说。)

  陈妻(哭诉):“夫君呀,你就这样地走了,撇下俺孤儿寡母,俺可咋着办呀?你让奴家好为难、好为难呀!”

  范式(劝慰 :“人死不能复生,陈夫人切莫要过度地悲伤。一切有我来料理也就是了。我保你们安全地返回故里。咱们赶快地准备平子的后事吧。”

  范式命衙役租来车马,买来了寿衣, 装殓了陈平子遗体。

  153、 日。返回长沙的路上。

  一辆马车缓缓地前行,车上拉着陈平子的尸体。陈妻一洗白孝穿在身上,怀抱幼儿坐在车头之上。旁边的范式骑马护送陈平子灵柩和妻儿,返回长沙临湘。一路上,马蹄声碎, 风沙漫漫,尘土飞扬,一派哀伤的气氛。

  154、日。长沙临湘。陈庄。

  临湘陈庄村前,车夫煞住了马车。陈妻从马车上缓慢地走下来,走到范式跟前, 深施一礼:“范大人,前边就是陈庄,到俺们的家了。家里的人如果知道是范大人, 亲自护送平子遗骨回到老家,他们一定会大礼相谢的。”

  范式:“陈夫人,这事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好。平子遗骨已经安全地返回故里, 我们就在这里祭奠他吧!你们家中我就不去了,护送平子乃范式之责任也,此事不宜张扬。”

  陈妻感激地:“范大人,您的恩德俺永远也忘不了!谢谢您,再次地谢谢您!” 陈妻跪在范式的面前,“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

  范式忙把她扶起:“陈夫人不必谢了!不必谢了!咱们赶快为平子设祭吧。”范式从怀里掏出银两递给了车夫,吩咐道:“你快带着陈平子幼儿去陈家报信,让他们的家人前来迎丧。切记,你千万不要提起我范式的名字。”

车夫:“范大人放心,俺记下了。俺这就去陈家送信,让他们出来迎丧。”

155、日。灵车前面。

范式掏出了陈平子生前,在素布上面写下的遗书。

  (画外音响起):“尊敬的范式兄,久仰范大人英明。鄙人为太学新生,入校不足一年,患下了绝症,死期临近。我洛阳无亲无故,家庭贫寒,后事无人无力操办。无奈之下, 祈求将妻和幼子及吾尸骨拜托于范兄, 烦劳范兄替吾妻办理后事, 平子来世再报了。洛阳绝笔!”

  (画外音继续):“范——范大——人,拜——拜托了!您肯接受 — —我这个死友, 平子死而无憾了!您的——大恩大德, 俺——俺只有来世——再报了……!”(陈平子咳嗽了两声,气绝身亡。陈妻哭倒于地, 范式安慰劝说。)

  范式再一次看完了陈平子的遗书,谨慎地把它放在了陈平子的灵柩之上用一块银锭压好。然后,上香、烧纸、叩拜,并哭别而去。

范式祭拜完毕,跟陈妻说:“我已经祭拜过陈贤弟, 我还有公务缠身,只好就此告别了!”

  陈妻百感交集、热泪盈盈,万千话语涌到嘴边,最后喊出一句:“范大人,你是恩人;你是天下的好人呀!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您呀!”

范式策马而行,陈妻泪眼相送。渐渐地,范式消失在灰褐色的雾霾之中。

156、午。陈平子的家。

  车夫把丧信儿告诉了陈平子的家人,陈平子的娘带着哭腔接过了平子幼儿。陈平子的大哥、二哥急切地询问车夫:“平子的灵车现在哪里呢?快带我们去看呀!”

车夫:“就在你们的村前边,你们快去哪里接丧吧。”

      陈平子的大哥、二哥,哭着跑到了村前。一眼就看见了停在大路上的灵车。大哥扑过去,发现了灵柩上的物件。忙取下细看,一锭银子压一块白布。

大哥:“您看,这布上面还有字呢,是平子的字体。”

二哥:“是呀,是平子他写的遗书。那这上面的银子是咋回事呢?”

陈妻:“这是范大人放上去的。”

大哥:“哪位是范大人,你快领我们去拜见于他。”

  陈妻:“范大人是一位公务之人,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此事,护送俺们到这村前他就打道回府了。”(陈妻哭成了泪人)

大哥:“咱们暂且把平子的遗体拉回家去,其他事情再做料理。”

  二哥:“也好,咱把平子的遗体安排好,就去感谢恩人。像范大人这样实在的好人,天下难找啊!”

157、日。陈平子家。灵堂。

  陈妻跪在灵前,陈母也在一旁嘤嘤地哭泣。众家人在张罗着陈平子的后事。并议论如何向护送陈平子尸骨到临湘的范大人道谢之事。

  陈平子大哥:“范式真是天下难找的信义之士,护送平子遗体回家,连一口水也没有喝咱们的,他就走了。我们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跟他说,我们真的很对不起人家呀!”

  陈平子二哥: 我已派人打听了,没有范大人的下落。咱们不知他在哪州哪县公务。要是知道了,真该到府上去谢谢人家才是。”

  陈妻:“范大人他做下好事不愿意留名,我们就是找到他,他也不会接受我们的道谢的。”

      陈平子大哥十分遗憾地:“谢又不能谢,那该咋办好呢?咱们家亏欠人家的情太大了!”

  陈平子二哥:“世上知恩不图报的人少,范大人是个啥样的人,我们连见都见不到他呀。”

  陈妻:“范大人就是那知恩不图报的好人!他为人厚道,品德高尚。当初,夫主遗言托尸骨于他,也是认准了他的人品呀。他不让提他的姓名,分明就是不求咱们回报呀。 ”

158、 晚。陈平子家。

  在一盏油灯下,陈平子的大哥手拿笔墨纸张,陈妻述说着范大人义举经过。整理成书,上报长沙郡府。

      陈平子的大哥:“我们不能就这样受惠于人,却平平淡淡。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要写成文书,上报长沙郡守,对范大人予以表彰才是呀。”

陈平子二哥:“大哥说得对,对范大人这样的义举,就该好好地进行表彰才是呀!”

159、 晨。长沙郡。府衙。

  一早,陈平子大哥、二哥带着写好的文书,来到长沙郡府。他们在府衙门前击鼓。 “咚咚咚” 的鼓声惊动了郡守。

郡府太守:“这一大早,是谁人在击鼓呢?”

衙役:“带击鼓人上堂问话!”

陈平子的大哥、二哥走上堂去,给郡守老爷磕头下跪。

郡府太守:“下跪者何人?”

陈平子大哥、二哥:“下民是陈庄村陈平子的大哥和二哥,前来禀告郡守老爷。”

郡府太守:“你们来这么早,有何冤情讲来听听?”

陈平子的大哥、二哥:“禀告老爷,下民没有任何冤情。”

郡府太守:“那你们为何击鼓,惊扰本府?”

  陈平子的大哥、二哥:“我们带来了文书,请君府老爷过目。我们想请郡府老爷代下民上奏朝廷,表彰信义之士范巨卿范式。”

衙役把文书接过来,递给郡府老爷过目。郡太守仔细的看着文书。一脸敬佩的神情。

  太守看完文书,赞叹道:“真是天下信义之士也。无亲无故,义送遗骨。高尚!高尚!佩服!佩服呀!值得效法。本府一定上奏朝廷,给与大力表彰!”

  陈平子的大哥、二哥再次跪拜郡府:“郡府老爷,您这样做我们就放心了!好人就该有好报呀!”

160、日。午。骄阳下。

  范式带领村民挖井找水,范式挥动镐铲在掘土,他的脸上挂满了汗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在滑落滚动。他全然不顾,埋头奋战。那扬起的尘土在他的面前飞舞着。他的身上和脸上都沾满了泥土。

  村民甲也带着一脸的泥土跟范式说:“范大人,您不用亲自干,您是官人,怎能劳您大驾让您亲自干活呢。您光指挥就行了。看把您热的不轻,快歇一歇。”

村民乙:“就是,范大人,您不用干,您快歇歇吧。俺们干就行了。 ”

一旁的其他众村民都一齐说:“不要让范大人干了!不要让范大人干了!”

  范式抹了一把汗水说:“乡亲们, 那可不行!我范式回到了范庄,就是范庄的村民, 就是范庄的百姓,没有啥特别的。你们不让我干,心疼我,这我知道。你们的心情我领了,可眼下咱们这里旱情严重,一刻也不能等呀!”

一老妇人手里端着一碗水,颤颤巍巍地走近范式:“您一定渴了,喝了它吧!”

范式接过水,感谢地:“谢谢你,孙大娘!这碗水您喝吧,我不渴。”

孙大娘:“咋不渴哩,您出这么大的力,大娘心疼呀!快把它喝了吧。”

范式推不掉,双手举着碗把水喝了下去。他出汗太多,实在是渴极了。

161、晚。范庄村。

一弯残月升起来了,范式仍在带领乡亲们挥镐掘土。他们已经挖了七、八口井,都没有挖出水来。

村民甲泄气地:“这地上没有水,这地下也没有水呀!啥时能挖出水来呢?”

  村民乙也有些泄气:“俺看没有指望了,咱们就是挖到天明也挖不出水来。散了吧, 这月亮都出来了,咱回家歇去吧。”

  村民丙:“你们不要说这些泄气的话,范大人还没说散呢。他当那么大的官都不泄气,你们急什么?”

  范式:“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只要我们的心诚,我相信,这水一定能挖出来。为了能让家乡的百姓吃上水,吾范某人挖不出水来决不罢休!”

  凤梅和秋莲从家里送来了饭菜,催促着范式吃了饭再干。秋莲心疼地:“范式哥哥,你都干了一天了,歇一歇吧。先吃了饭再说,一会儿饭凉了,吃了不好!”

乡亲们也给范式他们送来了饭菜,大家也一再劝说着范式吃了饭再干。

  范式:“老乡们都在经受着这场旱灾的严峻考验,我必须争分夺秒, 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找到 “生命之水” ,一刻都不能耽误呀!”

  秋莲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心疼范式,怕他累垮了, 一下跳到井底。夺过范式手中的工具,敲打着井下的那块巨石。

范式: “莲妹,你快上去。这不是女人干的活,挖井是我们男人的事!”

秋莲回一句:“你们男人能干的事,俺们女人照样能干!”

秋莲不让, 范式夺过工具又干起活来。

(画外音响起) :

  “范式他们挖的这最后一口井,井底下横卧着一块巨石。怎么也挖不动了,一天、 两天过去了,范式他们对清除井底的这块巨石仍无良策。但范式毫不灰心,挖井不止。他在井底用锤子、錾子,一点一点地磕那块坚硬的石头。他坚信:“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只要有信心,这块巨石总会被打穿的。”

162、夜。范庄村头上。

  三天后的一个深夜,浓浓的夜色笼罩在范庄村的上空。夜色中,范式仍在挖井不止。他用锤子敲打的那块巨石叮当作响。他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他要把井底的那块石头打穿。

夜色中,村民甲跟范式说:“范大人,这天太黑了,咱们明天再干吧”。

村民乙:“是呀,范大人,天已经很晚了,我们也太累了。要不,咱们明天在干。”

  范式停下手中的锤子,回一句:“乡亲们被严重的旱灾所困,时间不等人啊!早一会儿挖出水来,就能早一点解除村民所受的煎熬”。(范式又拿起锤子敲打起来)

村民甲突然高喊一声:“不好了,不好了,范大人他晕过去了!”

村民乙:“赶快抢救范大人!”

众村民:“快,快呀,快抢救范大人!”

  范式昏到在井底,他极度劳累。村民们七手八脚地把他抬到家里去歇息。此时, 屋外有一道惨白的电光划过。接着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沉闷的雷声,“轰隆隆——!轰隆隆——!响彻在范庄村的上空。”

  范式被惊醒了,他缓慢地睁开眼睛,跟身旁的村民们说:“我要去看看咱们挖的那口井,我要把那块石头打穿! ”

  村民甲:“范大人,这天太黑了,你就不要去了,你太劳累了。外边刚打过雷,说不定今夜有雨呀。”

  范庄村被惊醒的人们,看着夜空里那一道道火光一样的闪电, 听着头顶隆隆滚动的雷声,惊秫地对天祷告:“老天爷,您下点雨救救俺们吧。俺们快渴死了!”

163、 晨。范庄村街上。

  一大早,范庄村街上人头攒动。大家争先来到范式挖的那口大井跟前,那井水已经溢满了井沿。井水如镜子般地清澈明亮。人们站在井边往下看时,发现井底的那块巨石被立了起来,笔直地贴在了井壁上,那巨石上留下了九道深深的爪痕。

  村民甲惊呼:“神了,神了,真是神了!昨晚范大人还在井底磕石头,夜里一个响雷, 这块石头就立起来了。”

村民乙兴奋地:“这回咱们有水吃了!这回有水吃了!咱们应该感谢范大人呀!”

村民们齐呼:“感谢范大人!感谢范大人!”

  村民们有的提着水桶,有的拿着碗盆,很多人都拿着盛水的器具, 拥到井台上来抢水。

一老妇人舀了一碗水,捧在手里品咂着,后抖动着干瘪的嘴唇说:“甜,真甜那!”

  村民甲:“我们光顾着说话,光顾着抢水,你们还不知道吧,范大人昨天晚上累晕了,他可是为了咱们范庄人,才拼命地挖井累晕的,他给我们送来的是救命水呀。吃

水不忘挖井人,我们快去看看范大人。”

  村民乙:“我们不能没有良心那,我们还不赶快地去看一看范大人。为了我们吃水, 他太劳累了。”

  村民们齐呼:“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去看范大人!”我们去看范大人!(一群人向着范式家里涌过去,他们都带着感激的神情)。

164、晨。范式家。

  村民们都说着感激的话语,涌进范式家院子里。范式他没有起床,他太劳累了。乡亲们来看他时,他仍昏昏沉沉地睡着。凤梅跟大家说:“让他睡吧,让他多睡一会儿吧。他累极了! ”

  秋莲也说:“乡亲们,范式哥为了帮着咱们找到“救命水”,这几天他像丢了魂似的, 拼命地干,拼命地挖,为了清除井底的那块大石头,他忘记了吃饭, 更忘记了劳累。你们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

  范式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皮像掀山一样地沉重,但他还是努力地睁开了。他缓慢的张开嘴问道:“我们挖的那口井有水了没有?井底的那块石头怎么样了?”

  村民甲抢先告诉他:“范大人,有水了,有水了。您帮着我们挖的那口大井,水头可旺了。井水都窜到井沿上来了。”

  村民乙:“自从夜里打了一个响雷后,井里的那块石头都立起来了。也真是奇了怪了,那石头立起来后,井水一下子就窜上来了。”

范式跟大家说:“扶我起来,我要去看一看那口井!”

165、午。范庄村一井台边。

  井台边,有人在争吵着。朱庄的人拿着水桶要从井里汲水,范庄的人死活都不同意, 极力阻止。此时,范式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正向着井边走来。

范庄人:“这井是范大人领着我们范庄人挖的,没有你们朱庄人的份。”

  朱庄人:“是没有我们的份,可我们也是人,我们也要吃水呀!我们也要活命呀!看在咱们乡里乡亲的脸面上,你们就行行好,让我们汲一些水用吧。”

范庄人强硬地:“不行,不行,就是不行!”一伙人在争吵着。

  范式来井台跟前制止了争吵,朱庄人看见范大人来了,忙扔下水桶给范式磕头:“范大人,您开开恩 就让我们从这口井里汲一些水吧。”

  范式赶快地把磕头的村民扶起来:“老乡亲,你们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你们快去汲水吧!这水是上苍赐给我们大家的,人人都有份儿。”

  范庄人说:“范大人,不能让他们朱庄人在咱们挖的井里汲水。这是您领着我们打的井,这是我们范庄人的井。 ”

范式:“朱庄人、范庄人,我们都是一家人,莫要分的那么清呀!”

  (画外音):“后来,范庄村、朱庄的人们都在传说,是范式的诚心感动了上苍,玉皇大帝派来了东海的龙王,龙王爷根据上天的旨意,夜里伸出了龙爪,一把抓起来井中的那块巨石。那石头上的九道深沟就是东海龙王留下的爪印。千百年来,再也磨灭不掉!那井底的泉眼直通着东海,水势旺盛,一直惠及着范庄村周围的众多百姓们。

  两千年后,“九道沟” 巨石还在,古井亦存!“九道沟 的故事还在一代一代的传诵者,生生不息。”

166、夜。范庄村。

  夜里,有雷声响起,有电光闪过。轰隆隆的雷声过后,范庄村又降下了一场大雨。被惊醒的村民们,有的跑到院子里,仰望长天喜极而泣:“老天爷, 您总算开眼了!下吧,下吧,狠地下吧!我们太需要这样的雨了。”

范式也被惊醒了,他问凤梅:“外边下雨了?”

  凤梅:“夫君,外边下雨了。只是这雨下得迟了一些,要早下一些,村民们就不用那么发愁了。”

  范式:“晚下也比不下好,这回范庄村的旱灾总算解除了。我可以放心地走了。荆州府里还有很多的公务,等待着我去处理呢。我不能在家中久留了。明日,我就返回荆州”。

167、日。范庄村外的大路上。

  一匹白玉宝马奔驰在大路上,撩起一些乳白色的尘烟。范式躬身骑在马上,向着荆州府衙奔去。

    (文/乔宪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