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十三集 举荐贤能

发布日期:2016-07-11访问次数:字号:[ ]



  168、晚。荆州府衙。

  范式在灯下审案,当他看到新野县阿里乡长作风败坏、欺压良民、残害百姓的状子时,拍案而起:“真是目无国法,胡作非为!我明日就去新野县查访,倘若属实,定

当严惩不贷!”

  169、日。新野县阿里亭乡。

  荆州属地新野县阿里乡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南来北往。范式脚穿布鞋头戴草帽,一身地地道道的农民打扮,从相貌上看去, 就是一个讨荒要饭的。他在两名随从

  的陪伴下, 化妆私访太学好友孔仲山,走到一户人家门前,看见一村妇在门前哭哭啼啼,就上前询问。

  范式(怜悯地):“敢问这位大嫂为何如此伤心?你有什么冤枉事,可否对我说道说道。”

  村妇:“跟你说有何用呀,您一个穷要饭的。俺的冤枉大着呢,你能解决的了吗?”

  范式:“你不妨说来听一听,看我能不能解决呀!”

  村妇:“给你说了也没用,我们街上有名的孔仲山先生,人称孔大学士都管不了,人家可是读过太学的大学士,他都不敢管,你也别来惹这个麻烦,趟这汪浑水了。你还是另赶个门去讨荒要饭吧。”

  别驾张松看不下去了 怒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跟我们老爷说话?你……”

  范式喝令张松:“你不要惊吓了这位妇人,看来她确实有冤情,你让她把话说完 ”

  村妇疑惑地:“俺莫非听错了耳朵,讨荒要饭的也有叫老爷的。真是奇了怪了!” 村妇重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来人:“这人有来头,不是个要饭的呀。若是个当官的,俺岂不是又闯下了大祸啦!老天爷呀,俺惹事了,俺又惹下大事了!”

  村妇一下子壮起胆来:“死活也就是一条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俺们老百姓就是那案板上的鱼和肉,您想咋剁就咋剁吧,俺就照实地给您说了吧。俺们阿里乡长他不是一个好人!”

  范式:“你们阿里乡长怎么了,你尽可讲来。我会为您主持公道的。”

  村妇:“一言难尽呀!”(闪回乡长上门强奸村妇的画面, 村妇在强烈地抗争。村妇家人出来阻拦,被乡长带来的人打倒在地。村妇的丈夫被人打死,一伙暴徒拖着村妇的丈夫,拉出去很远、很远……)

  村妇哭诉着:“就这样,我那丈夫被他们活活地打死了!俺把状子告到了县衙,他们官官相护,不了了之。民女实在没办法了,才又差人将状子送到了州府。俺不知道州府大人是不是也袒护他们呀。”

  范式气愤地:“真是一伙无法无天的暴徒!对了,你刚才说的名人孔仲山大学士又是怎么回事呀?”

  村妇:“孔仲山可是俺阿里街上的好人,游过太学,识书达理 经纶满腹,为人忠厚。那天孔先生出门,看见俺丈夫被人暴打,俺被人欺负,他就走上前来制止。不成想,孔先生也被人打跑。眼睛都被打掉了。”

  (闪回孔仲山被打的镜头,孔仲山指着阿里乡长斥责他):

  孔中山:“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强暴民女,打伤百姓,还有没有王法了?”

  乡长:“什么王法,在老子的地盘上,我就是王法!”

  暴徒甲:“打他!打他!打这个爱管闲事的孔圣人!”

  暴徒乙:“打他,敢管我们家老爷的闲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村妇:“就这样,孔先生被打跑了,俺被乡长强暴了。他们临走,还抢了俺家的东西。”(闪回完)

  范式(愤怒地):“缉拿凶手,为民女申冤,还社会一个公道!”

  别驾张松、张林:“尊范大人令,我们这就去缉拿凶手!”

  范式对村妇说: 我就是孔仲山的朋友,你且领我去见一见好友孔仲山。早就听说他在新野县的阿里乡,可我从太学归来后我还没有见过他。我今天就是专门来阿

  里拜访孔先生的。”

  村妇:“孔先生的家离这不远,前边就是,俺领您去。”

  170、日。阿里乡孔仲山家。

  三间破旧的农舍,一老妇人坐在家中,穿着简朴,目光迟滞。她就是孔仲山的老母亲。

  范式走进老人向她问安:“老人家安好?我是孔仲山的朋友,今天来看看他。他在家了吗?”

  孔母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来看仲山的?他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了新野县城,俺不知他啥时才回。他媳妇也走娘家去了。就俺一个孤老婆子在家。您找他有啥事呀,他回来俺告诉他行不。”

  范式看着可怜的老人,动了怜悯之心,关切地从怀里掏出了几枚五铢钱币:“老人家, 这是给您的钱,收下吧,买些好吃的补补身子。”

  孔母:“您不是俺的儿子,俺不能要您的钱。俺儿子仲山要是知道了,他会不愿意的”孔母说啥也不要范式给的钱。

  范式:“老人家,您收下吧,我就是您的儿子!您就告诉他说,是一个山阳郡金乡人叫范式的给的,他就不会生气了。仲山兄不在家,我们就不久等了,老人家要多多保重身子,我们回去了,改日再来府上拜访。”

  范式紧紧地握着孔母的手。与她道别。孔母满眼含泪,依依不舍。

  171、日。荆州府。

  荆州府大堂之上,范式威严地端坐在府衙审案。阿里乡长王纯被押上堂来,原告村妇也一并上堂对质。

  范式:“被告阿里乡长王纯,你欺男霸女、横行乡里、谋财害命,可知罪否?”

  王纯:“报告老爷,下官没有罪,是这刁蛮村妇勾引本官,被她男人发现,酿成误会,我的手下才打了她的男人。谁知这个男人忒不紧打,没撑住几下他就一命呜呼了。是他命短 怨不得本官呀。”

  村妇:“老爷,不是他说的这样。明明是他下的乡来非礼于俺,俺丈夫气不过阻止他们,就被他们打死了。老爷您要明断呀!您可要替民妇做主呀!呜呜……”村妇哭诉着。

  范式拍响惊堂木:“罪犯王纯,满口胡言,明明是你带着打手上门寻衅,强暴良家妇女,却诬陷别人勾引于你,还打死别人丈夫,实属罪不可赦,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看他还敢不招。”

  王纯颤颤惊惊地:“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呀!我招我全招!”(重新闪回阿里乡长下乡强暴村妇的画面) 。

  王纯在堂上承认了全部罪行,范式当堂宣布:“把罪犯王纯打入死牢,同谋帮凶一律收监重罚!”

  172、日。新野县阿里乡大街上。

  一群人在敲锣打鼓,还有人燃放鞭炮。人们一脸地喜庆,男女老少们在欢呼,在庆祝。整个阿里大街上,一派热闹气氛。

  村民甲:“这回咱们阿里乡太平了,没有谁敢欺负咱们老百姓了。”

  村民乙: “是呀, 那个王乡长太不像话了。简直就是

  一个恶霸地痞。不光不为咱们老百姓做事情,还处处地欺负老百姓。这回被州府老爷打入了死牢,看他还敢欺负我们老百姓不。”

  众村民:“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时辰一到,一切都报!这个王乡长就该有这样的下场!”人们笑着跳着,鞭炮声此起彼伏。

  173、日。新野县城。

  范式骑马再次巡视新野,县里选了孔嵩做导骑欢迎范式。范式骑着马走在新野城里的大街上,一眼就认出了导骑孔仲山。孔仲山已经更名为张嵩,引领范式巡视新野县城。孔仲山骑马在前,范式骑马紧随其后。

  范式把臂惊呼:“子非孔仲山邪;您不就是孔仲山兄吗? ”

  孔仲山: 吾乃导骑张嵩也!”

  范式:“你啥时更名改姓了?我认出你来了,你就是孔仲山。你就不要再遮掩了。几年不见你变了,变得如此低调了。你为什么不叫孔仲山了呢? ”

  孔仲山:“只因为我在阿里乡为民妇多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被阿里乡长他们暴打了一顿,我不敢回家了。怕他们官官相护,加害于我,我只得更名为张嵩,在县城里当了一名街卒。今接受县太爷命令,专门为您做导骑。”

  范式 (有些吃惊地 :“啊——!原来如此!孔兄现在不用怕了,阿里乡长作恶多端,危害乡里,已被州府严惩,你就不用担心他再出来害人了。前几日,我化妆私访去

  了你的家里,只有老母亲一人在家,我给了她五枚钱币,让她买些吃用,也算尽了老同学对你母亲的一点孝道。”

  孔仲山:“谢谢你了,老同学。你替我尽孝道了,我不会忘记的。”

  范式叹一声:“想当初,仲山兄和我都穿着长袍,在太学里面学习四书五经。吾蒙国家的恩德,位至今日荆州刺史。你却怀道隐身,处在卒伍,实在是可惜呀!像你这样的人才应该为国家效力呀!”

  孔仲山:“候赢长期坐着夷门卒,看守城门,常快意。子欲居九夷,不患其陋。贫穷是读书人的本分难道这是鄙贱吗?”

  范式:“不是鄙贱,而是大材小用。像你这有才之人,不能安贫乐道。要出来做官, 才能为国为民做大事。大才闲置, 国之不幸也!我马上撰写奏章,上报朝廷,荐你出山!”

  范式对一旁的新野县令说:“不要再让仲山兄做街卒了,要找一个人来替换他。免得大材小用呀!他可是太学里出来的栋梁之才,我们怎能埋没于他呢。”

  新野县令:“尊范大人令,在下这就去安排!不能让孔先生大材小用。”

  孔仲山:“不可,不可呀!我被雇佣的日期还没有到期,怎能让人来替换我呢?”

  174、晚。荆州府衙公署。

  范式秉灯伏案,在给朝廷撰写举荐孔仲山出来做官的奏章。他一会儿仰天长叹, 又一会儿低头沉思:“孔兄如此人才,不可不用, 如果这样大智若愚之贤士肯出山为国效力,乃国家一大幸事也!”写完奏章,范式走到了门外,他举起双臂伸了伸疲惫酸痛的腰身。然后,他仰望漫漫长空,满天繁星在闪烁。

  175、日。洛阳太学校园里。

  (闪回孔仲山、范式、张劭、王仙岭等太学学生,当年在太学里谈经论道的画面) :

  东都洛阳城太学校园里,一面朝阳的山坡上。太学生孔仲山、范式、张劭、王仙岭, 分别坐在那里。他们朝气蓬勃,血气方刚,激扬文字,谈天说地,挥斥方遒。一群诸

生,一群身穿长袍衣袖的太学学子。他们侃侃而谈,为京都太学增添些许生机与活力。

  孔仲山:“ 大学》 里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善还说,欲齐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依鄙人之见,为官之道,道德品行至关重要。为官应立公仆志,从政最贵爱民心。”

  范式:“吾赞成仲山兄之言语,只要为官一天,就要做一个道德品行高尚的清廉之官。吾以为官为轻民为重;权为轻,责为重;名为轻,德为重;利为轻,义为重。这才

  是为官之道也”。

  范式接着讲述自己的一些观点:“顾居下而无忧者,则思不远,处身而常逸者,则志不广。为人者道德品行至关重要,如果身处下位,却安身立命不思进取者,他也不会有远大的志向与作为呀。”

  孔仲山:“曾子曰:吾闻受人施者常畏人,与人者常骄人。纵君有赐,不我骄也,吾岂能勿畏乎?吾以为为人者,保全自己的气节很重要呀。”

  张劭:“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做官处世应向圣人所云:事父母能竭其力, 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言而有信!”

  范式:“君子入官,就要秉公执法,忠实诚信,办事公道,无求其报焉。若此,则身安誉至而民得也!”

  王仙岭:“不然!不然!为官就要发财。古人云:有钱可使鬼推磨,钱能通神。我们苦读寒窗几载,做官不发财,岂不亏大了。没有钱啥事都做不了呀。”

  众人一齐笑起来:“哈哈哈哈……”

  “呵呵……”

  “嘿嘿……”

  “哼哼……”

  王仙岭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孔仲山止住笑:“你说的当然不对!钱的确很诱人,钱能垫起一个人做人的高度,可也能让人跌到低谷。钱如同药,既能救人,也可杀人也!”

  范式说:“使人幸福的是德行而非金钱。钱能买到官位,未必能买到官德。拥有再多的钱,无德便是没有人性。没有人性便不可入官也。古往今来,那些被钱毁灭的人,均为贪得无厌而又不正取之人。”

  张劭拍着手:“精辟,真乃精辟也!为人者,德行廉耻重于金钱。品德是再多的金钱也难以买到的。”

  孔仲山也拍着手:“范君言说,入木三分呀。透彻,透彻,兄弟领教了。无品无德亦不能效忠于国家和民众。即便入朝为官, 危害甚重也。久之,一定会是国家的蛀虫。江山社稷不保呀!

  王仙岭站起身来,欲走:“吾不与你们讨论了, 你们一个个迂腐透顶、傻子、书呆子,你们一辈子都不会发财的。吾懒得与你们这些人为伍,你们就受穷一辈子吧,我要回去了! ”(闪回完)

  三日后……

  176、日。荆州府衙

  案前,范式正在聚精会神地阅着卷宗, 一匹快马从京城飞奔而来。从马上跳下一名钦差。钦差宣读文书。

  钦差:“荆州刺史范式听令,你所荐大学士孔仲山入官奏文,皇上恩准。接替张劭御史中丞一职,即刻通知仲山进京赴任。钦此!”

  范式跪地接过文书: 谢主隆恩!吾皇英明,万岁,万万岁! ”

  177、日。新野县城。

  孔仲山仍在干着街卒的差事,他抱着一个大扫帚在使劲扫地。两名衙役走了过来。

  衙役甲:“孔先生,您不用扫大街了。您升官了!当这个小小的街卒,多没有意思呀。”

  衙役乙亮出文书:“这文书上都写着那,您已经被提拔升职为京城御史中丞, 你就赶快地准备准备,去走马上任吧!”

  孔仲山看了一眼文书,就有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是范式兄的举荐, 才使吾孔仲山有了为国为民施展抱负的机会呀!吾一定不辜负皇恩、不辜负范兄之厚望,好好地效忠于国家,服务于百姓。我要把这一消息尽快告诉于我那老母和妻儿,让她们也高兴高兴啊!”

  178、日。荆州府。

  范式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走向孔仲山。这马浑身上下,火炭般地赤红。从头至尾,长约一丈,高约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是范式精心挑选的一匹好

  马。他要亲手送给即将去京城上任的好友孔仲山。

  范式面对孔仲山:“孔兄,你就要去京城赴任了,我没有啥好送的,这匹马就送给你了。你要骑着它去为国家效力,为民众服务” 。

  孔仲山:“不敢,不敢,我还没有做任何事情,怎能接受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呀。”

  范式真诚地:“孔兄,你就不要推辞了。你我是好兄弟、好朋友,你出来做官没有跑路的腿可不行呀。你就收下它吧。 ”

  孔仲山:“好,恭敬不如从命。范君如此抬爱与我,我也就不再推辞了”。(范、孔二人开怀大笑

  范式:“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

  179、晚。阿里乡孔仲山家。

  橘黄色的油灯下,孔仲山在向老母亲和妻子辞别。一家人热泪盈眶。

  孔仲山跟老母亲说:“娘,是范式兄举荐我进京为官,他还送给我一匹枣红宝马,吾明日就要启程赴京了。您们要多保重呀!”

  孔母:“儿呀,娘舍不得你走呀。可为了国家,为了黎民百姓们,娘不留你。你去吧, 好好地为国家效力。在外边混好了,千万别忘记了山阳郡的那个范大人呀”。

  孔妻也嘤嘤地:“相公,你去吧。你走后俺好好地照顾这个家,照顾咱娘。你千万不要辜负了范大人呀。”

  180、深夜。孔仲山家门外。

  风高月黑的夜,一切都显得寂静无聊。两名窃贼偷偷摸摸的来到孔仲山家门外。他们悄悄地走到门口。

  盗贼甲轻声地:“我白天看到这家的男人牵来了一匹枣红宝马,看来这家是个有钱的户。 ”

  盗贼乙:“把他的枣红马偷出来卖掉,咱弟兄俩弄两个钱花花。哈哈……”

  盗贼甲:“莫笑,你小声点,让他听见咱就偷不走了!”

  两名盗贼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孔仲山家的外门,趁着夜色把拴在院子里的枣红马牵走了。

  181、(闪回) 黄昏。大路上。

  日夕时分,一阵乌云从头顶上压过来。继而,天空陷

  入一片黑暗混沌之中。黑暗中有豆大的雨点从空中飘落。雨幕中,人们在匆忙地行走着。

  湿滑的大路上,一老妇人滑倒在地。身后的孔仲山看见后,急忙跑上前搀扶起老妇人。(老妇人疼痛难忍的样子) 。

  孔仲山:“大娘,您的腿受伤了,不能走了,我背你走吧。”

  老妇人:“这天都黑了,还下着雨,你背着我不放心呀!万一滑到了,这一摔就摔咱娘儿俩。 ”

  孔仲山:“大娘,你家在哪里?我送您回家。”(孔仲山放低身段,老妇人忍着疼痛趴在孔仲山的后背上,二人在雨中行走)。

  182、夜。老妇人家里。

  雨幕中,孔仲山背着老妇人走进家门。慢慢地把老夫人放到了床上。(老妇人仍显得很疼痛)

  孔仲山:“大娘,这家里就您一人吗?怎么没有人照顾您呢?”

  老妇人:“甭提了,俺是有两个儿子。可他们整日里在外边胡混,现在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今天要不是遇上您,俺这把老骨头就淋死在大路上了。幸亏你救了俺,还亲自背着俺送俺回家。等俺儿回来后,俺一定让他们去您的府上道谢。”

  孔仲山:“大娘,您今儿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呀?您出门做什么去了? ”

  老妇人:“唉,甭提了。家里没吃的了,俺一早出去讨吃的, 没承想回来的晚了 还淋了雨。先生,是您救了俺,俺会一辈子记着您的。对啦, 先生您叫啥名字, 俺儿子回来俺一定让他们去您的府上道谢呀。”

  孔仲山:“大娘,不必谢了。我姓孔,就在咱们阿里街上,都乡里乡亲的,帮助您是我应该做的。”

  老妇人惊讶地:“啊哦,老身听说过,听说过,您就是阿里街上的孔大学士呀。俺今天又遇上好人了。”(老妇人忍着疼痛欲下床跪谢,孔仲山忙扶住她) 。

  孔仲山:“大娘,您别动,您别动。您的腿还不好,还疼着呐。您好好地休息,我该回去了,有空儿我再来看您。您歇吧, 我回去了。我这里还有三枚五铢钱币,您老

收下,让医生看看您的腿。”

  老妇人:“孔先生, 这银子您拿走,俺不能要您的银子。俺儿子回来让他们给俺去看腿。”

  (孔仲山把钱币放在老妇人的床上,向着院外走去。老妇人眼巴巴地看着孔仲山走出院子,一双老眼里流着感激的泪水) 。

  183、深夜。老妇人家。

  黑咕隆咚的夜色里,老妇人躺在床上,夜很深了,她却没有睡意。老妇人在仔细地听着门外边的动静。

  月黑风高,外边的雨还在下。两个男人牵着一匹马鬼鬼祟祟地走进家门。老大外号叫 “虎”,老二外号叫“狼”。

  虎兄:“你去屋里看看咱娘,我把马拴上。”

  狼弟:“你可拴好了,千万别让马跑了。”

  老妇人听到动静,问一句:“外边是虎儿和狼儿吗?你们快来呀,娘摔伤了。哎呀!疼死老娘了!”

  虎兄、狼弟进屋,屋里黑黢黢的。老妇人躺在床上叫疼。

  虎兄:“娘,您怎么了?”

  狼弟:“娘,您是不是病了?”

  老妇人:“你们两个还知道这个家里有娘呀,老娘今天出去讨吃的,在回来的路上摔伤了腿,多亏了阿里街上一个姓孔的先生把我背到家里来,要不是他我就被淋死在大路上了。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深更半夜地又出去干啥去了, 老娘知道你们没干了好事。 ”

  虎兄:“娘,实话告诉您,今天俺弟兄俩出去可没空了手,偷来了一匹枣红宝马, 阿里乡一个叫孔仲山的,俺见他牵着一匹宝马进家,就被我们兄弟盯上了。等他们都睡死了, 俺就把他的马偷来了。能卖好多钱呢。等卖了钱俺就给您请医生看腿治病。”

  狼弟:“是呀,今夜咱们兄弟可没空了手。等卖了钱就给咱娘去请医生看腿。”

  “哈哈哈……!”

  “哈哈哈……!” 虎兄、狼弟得意地笑着。

  老妇人大怒:“啥……,你们偷了阿里街上孔仲山的马,你们两个丧良心的东西, 你们怎么能偷恩人的马呢?还不赶快地把马给孔大学士送过去。”

  虎兄:“娘,这马我们偷都偷来了,你就让我们把马卖了,换来钱给你治腿。”

  老妇人:“娘死了也不花你们这没来路的钱,人家孔先生雨天里救了我,把我送回家。临走,还给我留下了银子,让我治腿。孔先生他是好人呀,你们竟去偷他的马,你们的良心让狗给吃啦,你们两个畜生,你们偷的是孔先生的马,你们知道吗?他是咱们的恩人,你们真是瞎了眼啊!你们还是个人吗? ”

  狼弟:“娘,反正这马都偷来了,若给孔先生送去,说不定他会报官,把我们送到大牢里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马卖掉,这可是一大笔钱啊。”

  老妇人:“你们两个不孝的儿子,只知道认钱,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呀?你们想把老娘气死呀!去,你们现在就把偷来的马给孔先生送回去。若不去,老娘这就死给你们看!你们去还是不去? ”(老妇人气的嘴唇颤抖,欲朝墙上撞去)

  虎兄、狼弟惊恐地:“娘,我们去就是了,您何必动这么大的火气。再说了,这都深更半夜了,我们不想再去惊扰了孔先生。娘,您就让我们明天一早给孔先生送去行吧。”

  老妇人:“那好,明天一早你们要是还没有把马给孔先生送回去,老娘就不活了。” (老妇人抖抖索索地从床头上拿出一包银子):“你们看吧,孔先生临走还给我留下了银子让我治腿。你们却偷了孔先生的马, 们对不住恩人呀。你们做了这缺德的事, 会遭天谴的,你们知道吗?!”

  虎兄、狼弟:“娘,您说得对,孔先生他是一个好人,我们不该去偷他的马。明早我们就去把马还给他。 ”

  184、晨。孔仲山家。

  孔仲山一早起了床,他走到了院子里,发现拴在木桩上马不见了。他显得惊慌失措。

  孔仲山:“夜里家中来了盗贼,这可如何是好呀!这匹马是范式兄专门送给我的,他让我骑着马去京城报到。没有了马匹,我如何向他交代呀!”

  孔母和孔妻也都显得紧张不安。孔妻说:“要不,咱们报官吧。让他们来查一查。”

  孔仲山:“不可!不可!咱们暂且再等上一等。说不定盗马贼悔悟后会送上门来的。”孔仲山站在大门口向外张望着。

  远处有两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人手里扯着缰绳牵着马,这马正是他所失去的那匹枣红马。

  孔仲山迎上前去,质问道:“你们怎么牵走了我的枣红马? ”

  盗贼甲跪在孔仲山面前:“孔先生,我们有罪,我们有罪呀!听俺娘说是您救了俺娘一条命,您是咱阿里乡的好人, 我们不该偷您的马呀。我们错了,把这马还给您。您愿打愿罚都由您。我们再也不偷了”。

  盗贼乙也跪在地上:“孔先生,我们得知所偷的马是您的,我们后悔死了,我们真是瞎了眼了。我们怎么能偷一个好人的马呢?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呀,我们把马送

还给您。求您原谅我们吧。”

  孔仲山走向前, 接过了枣红马,叹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你们知道悔悟并把马送还于我,这很好。但是,你们不偷孔仲山的马, 别人家的东西也不应该去偷呀!古人

云: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要通过诚实劳动取得财富,才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呀。不劳而获之人,定会落下千古骂名!希望你们今后要好自为之, 再不要去做那些鸡鸣狗盗的事了!要学做一个好人。今天,你们知道悔悟了,说明你们想做好人了, 吾也就原谅你们了。 ”

  盗贼甲、乙跪在孔仲山面前:“孔先生,我们知道错了。往后我们再也不偷了。按着孔先生的教诲去做一个好人。”

  185、日。京都洛阳御史府里。

  御史府。御史中丞张劭热情地接待前来任职的孔仲山。张劭与孔仲山亲切拥抱。

  张劭:“好久没见到孔兄了,没想到你到任京城接替我的职位。我要好好地为你接风洗尘呀!走,咱们到外边酒馆里喝两杯,庆贺一下!”

  孔仲山:“老同学了,你就不必客气。吾来接替你做御史中丞,那你要做什么呀?”

  张劭:“我被朝中的赵大将军要走了,改任长史一职。将军府里的所有文件资料都已经交给了我,为弟的担子很重呀!我怕难以胜任。”

  孔仲山:“张贤弟,你好运气呀!你被赵大将军看上了,你今后前途无量呀!说实在的,为兄我本来不想再出来做官。是范式兄有威名有恩德鼎力举荐我,我才有机会进京做官。”

  张劭:“我有些日子没见到范式兄了,他还好吗?我太想念他了。他可是一个有情有意的大丈夫、真男人。与这样的人交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啊!”

  孔仲山:“范式兄在刺史任上,披肝沥胆,尽职尽责,精忠为国为民。他太操劳了。 ”

  张劭:“范式兄是我们的好大哥,我们只有做好工作,才能不辜负与他。可是,我在赵大将军的旗下做事,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常言说:伴君如伴虎。赵大将军位高权重,性格孤僻。吾很担心那一天得罪了他,他就会给我小鞋穿。”

  孔仲山:“张贤弟,你只会越来越好。只要你与赵大将军协调好关系,哪里会有小鞋穿呀!说不准你还会继续升职为二品、三品将军那。”

  张劭笑道:“走一步说一步吧,升职将军这事我想都不敢想呀,我也不知道今后会如何发展呀!不过,我可没那种野心。”

  186、晚。京城一家酒馆内。

  一饭桌上摆着几盘菜肴,有鸡有鱼。店主送过来一壶上等的好酒。张劭和孔仲山分坐在饭桌的两旁。兄弟二人推杯换盏,互相谦让。

  张劭举起杯来,谦恭地:“孔兄先请!”

  孔仲山:“张贤弟您先请! ”

  张劭:“为了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我们兄弟共同举杯!”

  孔仲山:“来,共同举杯! ”

  张 孔二人喝得十分尽兴,微醺微醉。

  张劭:“要是范式兄也在这里就好了。我们可以敬他几杯了。他是我的范大哥呀, 我们不能忘记他啊!”

  孔仲山:“是呀,要是范兄也在这里就好了,我们共同敬他几杯,聊表谢意。可是,他不能来呀!”

  (画外音):孔仲山接替了张劭先任职御史中丞, 后又调任南海太守。他为政清廉, 恪尽职守,铲除贪官,为国为民做下了许多好事,政绩卓著。他如同荆州刺史范式那样,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和爱戴。

  187、日。荆州府衙公署。

  范式一脸的欣慰,他举荐的孔仲山已走马上任了。

  张劭也被擢升为长史,他完成了一桩历史心愿。他异常地高兴。

  范式自言自语地:“国家要想长治久安、兴旺发达,就要大胆地启用有德有才之人。仲山君在我的举荐之下,总算出山了。他可以施展才华与抱负了。真乃幸事一桩呀!推举人才也是本官的职责所系呀。”

  一个月后……

  188、日。荆州府衙。

  范式正在处理公文,府门外飞马而来一位京城的钦差大臣。钦差跳下马来,径奔府衙大堂。

  钦差大人:“荆州刺史范式接旨!”

  范式忙整理衣冠,跪地施礼,从容地接旨:“臣领旨!”

  钦差大人清清嗓子,打开圣旨宣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荆州刺史范式任上, 政绩卓著,忠君体国,举贤任能,勤政为民。调任庐江太守,明日赴任,钦此!”

  范式:“谢吾皇万岁, 万万岁! ”

  189、晨。荆州大街之上。

  范式离开了荆州府衙公署,他要去庐江赴任太守一职。书童为他牵马坠鐙,他们缓缓地行走在荆州大街之上。荆州百姓为他列队送行。大街两旁全是一些密密麻麻的人群。

  范式下马抱拳施礼, 向荆州的百姓们告辞:“各位众乡亲们,范式我就要离开这里了。荆州百姓的热情厚爱,我会永远铭记!大家不要送了,都请回吧!你们都请回吧!”

  街道两旁的百姓齐呼:“范大人不能走;范大人您不能走呀!我们荆州的百姓离不开您呀!”

  范式步行走出四五里,正待上马,又被五、六位荆州市民拦住。他们一齐跪在范式跟前,为首的是一位年长的老人,他双手举着一个很大的钱袋, 眼里含着热泪说:“范大人,您要真走,俺们也留不住您。您在荆州这些年,两袖清风,一尘不染,全心全意地为荆州百姓们服务,诛杀贪官, 而您自己还过着清贫的日子,俺们看不下去呀!今天范大人离去,为表荆州百姓们的一片心意, 俺们每一家捐出一枚钱来,为范大人送行。我们六人就是荆州百姓们推举出来的代表, 您一定要收下,不要拒绝俺们呀! ”

  范式走向前去,把他们一一地扶起,施礼道:“荆州百姓们的真情厚意我范式心领了,这钱我不能要呀。我拿着国家的俸禄,理应给百姓们办事。现在圣旨已下,君命难违,我不能不走呀!谢谢你们;谢谢荆州的百姓们, 谢谢荆州的父老乡亲们!” 范式婉言谢绝,拒不收下那个沉甸甸的钱袋子。

  一老者感叹地:“唉——!范大人这人真是干净,咱老百姓的东西他一点也不要呀。 ”

  另一老者说:“范大人就是这样的人,两袖清风呀! ”

  190、日。旷野大道上。

  范式在别驾张松的陪伴下,一白一红两匹骏马并驾

齐驱。他们向着庐江郡府赶去。  

   (文/乔宪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