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K
点击关闭
 
首页
 > 文化旅游 > 诚信文化 > 诚信文学
第十四集 千里送鹅

发布日期:2016-08-25访问次数:字号:[ ]



  191、日。午。庐江郡府食堂里。

  中午,庐江郡府食堂里,锅碗瓢盆叮当作响,几个厨师在紧张地忙碌着。杀好的鸡,宰好的鱼,做熟后已经装进了盘子里。府承大人亲自监厨,食堂里香气四溢。

  府承大人跟厨师们说:“今天的饭菜可是为荆州来的范大人接风洗尘的,他第一次来咱们庐江上任,你们可要做好了。不得有一丝一毫的马虎!”

  厨师:“府承大人,您放心吧,俺们一定做出最好的饭菜,让你去招待范大人。”

  192、日。午。庐江郡府。

  范式端坐在府衙,聚精会神地审理各地报上来的文书材料。府承孟大人走过来。

  孟大人:“范大人,午饭时间到了。今天庐江郡府专门为您接风洗尘,我特意安排厨房为您做了两桌饭菜,走,咱们吃饭去!”

  范式:“不必这样铺张吗,我范某人喜欢轻轻的来,轻轻的去。不张扬、不铺张、不扰民。

  孟大人:“不铺张,不铺张,鄙人只是让食堂里做了几样小菜。您初来庐江,尝一尝这边的风味。范大人,走吧走吧,咱们去食堂用餐。”府承拉着范式走进郡府食堂。

  府衙里的大小官吏都立马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欢迎范大人!欢迎范大人!”

  食堂里早已摆好了一桌一桌的酒菜,一股股的香气四处飘溢着。范式看了看那些上好的饭菜,却没有任何胃口。

  孟大人拉着范式的手:“范大人,您请上坐!今天这些饭菜,可都是为您准备的呀。”

  范式有些不悦地:“我范某人能吃得下这么多的饭菜吗?你们这是花的谁的钱,做下这么多的饭菜,如此大方,不是你们自己掏腰包吧?!”

  孟大人的脸像紫茄子那样难看。其他的官员也都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说话。

  范式不温不火地说:“我们这些官员,坐在郡府里喝酒吃肉的时候,要想一想庐江老百姓们吃上饭了吗?老百姓的碗里都有些啥?当我们在这里山吃海喝的时候,庐江的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吗?当我们看到那些沿街乞讨的饥民们,饿的奄奄一息的时候,我们还能吃得下去吗?”

  孟大人回过神来:“范大人教诲的极是,鄙人错了!今天的饭菜算鄙人的,从我的俸禄里慢慢抵扣。从今起,任何人都不能铺张了。”

  范式:“本官初来庐江,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我要下去走走,寻访民间。看一看他们是怎样度日月过生活的。”

  193、日。舒城县大街上。

  范式在别驾张松的陪伴下,下乡寻访民情。一民妇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双眼无神,她怀里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她在祈求路人施舍。

  范式勒住马缰,欲下马:“这民妇太可怜了,吾要下去探问一下。”

  范式(下马走进民妇):“这位大嫂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怀里的孩子怎么了?他是不是病了?”

  民妇缓慢地睁开了眼睛,无神地看着范式:“官人,救救俺们吧。俺从桐乡来这里要饭,家里正在闹饥荒,俺男人已经饿死了。这孩子有病,俺没钱医治,就快要死了!”

  民妇拖着疲惫的身子,给范式下跪:“官人,求求您,求求您了。您帮帮俺吧!”

  范式:“这位大嫂,你快快请起,我会帮助您的!”范式欲掏钱给那妇人。

  别驾张松:“范大人,这路上的闲事,我们也要管吗?像她这样的饥民,逃荒要饭的花子多了去了,我们管不了呀!”

  范式:“什么路上的闲事,这妇人快要饿死了,孩子有病没钱医治,我们看到了能不管吗?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他们,哪有我们这些官员呢?面对他们的疾苦,我们不能高高在上,只管坐在大堂上当老爷。难道我们只管府衙里的事,不管这路上的事吗?”

  范式从怀里掏出了一些钱币,递给那妇人说:“去吧,您快去给孩子看医生吧,这孩子耽误不得。”

  民妇磕着头:“多谢恩人,多谢恩人呀!”

  194、日。午。舒城县衙。

  范式急匆匆地来到舒城县衙,县令整整衣袖,慌慌张张地出来迎接。

  舒城县令:“欢迎,欢迎,欢迎范大人大驾光临,来俺们舒城巡查指导!这天都到中午了,我安排厨师做几个带有舒城特色下酒菜,招待范大人。”

  范式:“入乡随俗,家常便饭宜人也。你们切不可铺张浪费!”

  舒城县令:“那是,那是,不铺张,不铺张!”

  范式:“你们这里年景如何?舒城的百姓们可有饭吃呀?”

  舒城县令:“承蒙皇上龙恩,舒城这几年风调雨顺,年年有余,百姓的日子丰足。”

  范式:“百姓的日子真的那么丰足吗?有没有人沿街乞讨呢?”

  舒城县令:“这个……本官,不说这个了。该吃午饭了,咱们去吃午饭。”

  衙役进来禀报:“老爷,午饭做好了。请老爷去用餐!”

  舒城县令:“传老爷令,让厨师送到府衙里来。我陪范大人在府衙里用餐。”

  县衙里摆好了餐桌,厨师一趟一趟地把饭菜端上了桌子。盘子里有鸡有鱼,饭菜十分丰盛。

  舒城县令:“请范大人用餐!这里离长江近,县衙里用的鱼可是渔民在长江里捉来的,范大人尝尝口味如何呀!”

  范式:“不是说好的吃家常便饭吗,你们怎么又做了这么多上好的饭菜呢?如果我们的官员一层一层地大吃大喝仿效下去,大汉的江山总有一天会被吃穷吃垮。吾范某人下来不是来刮你们的油水的,是来看一看这里的老百姓怎么过日子的。我们刚才来时,就看到了一位民妇饿倒在街旁,怀里抱着一个有病的孩子,没钱医治。你们这饭我吃不下去呀!”

  舒城县令:“范大人整日地为民操劳,我们这些下官理应慰劳您一下。所以,就让厨师做了这些酒菜。你看,都做好了,我们就吃了吧,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范式:“好一个下不为例,永远都是下不为例!这好酒好饭你自己看着吃吧,我们吃不下去。张松,我们走!”

  范式和别驾张松翻身上马,“驾 — —!”策马离开了舒城。

  舒城县令看着远去的范式,愣了老半天的神:“唉— —,这个范大人真是古怪呀!俺原来就听说过这个范大人为政清廉,真没想到他连一顿饭都是这么计较啊。”

  195、晚。山阳郡金乡。范式家里。

  晚上。空中青碧宛如一片海,略有一些浮云。范式的妻子凤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的脸上有泪花在流淌着。是幸福、是心酸、是苦还是甜,她自己说不清楚,也无处去说。她只能看着如碧的天空,自己跟自己说。

  凤梅惆怅地:“夫君呀,俺跟了您这么多年,本想跟着你享一享荣华富贵,可你入仕为官连家都不要了。你图个啥呀?儿子范阳已经长成大孩子了,你也不为他想想。这个家让奴家好操心呀!”

  196、晚。范式家。厢房里。

  秋莲站在窗前,她也在看着那如碧的天空,目睹那一片片飘走的浮云。她在自言自语:“这人呀,就如同过眼云烟。一忽儿,就没有了。范式哥哥,你的心中还有俺吗?俺跟着你也有些年了,可俺一直在为你守身如玉,俺不会让另外任何一个男人再碰俺的身子。您啥时需要了,这身子就是您的。俺一定要为您再生个儿子,留下咱们共同的根脉。”

  197、晚。庐江郡府公署。

  桔黄色的灯光下,范式心事重重。他在为官场里出现的种种弊端而愤懑:明明有的地方饿死了人,当地官员却说百姓的生活丰足,真乃自欺欺人,华而不实!挥霍浪费,虚假浮夸,这样下去会害苦了庐江老百姓的。

  范式紧皱着眉头,情绪低沉。一股强烈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去!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等着我去处理!(范式自言自语,嘴里念叨着)。

  198、日。去往山阳郡的路上。

  范式骑一匹快马飞奔,这些日子,他想家了。他要回到山阳故地,去看一看久违的家,去看一看那里的亲人。

  “驾 — —!”旷野大道上,范式在策马狂奔。他的身后留下一路乳白色烟尘。

  199、傍晚。山阳郡金乡。范庄村。

  范式下马向着家中走去,儿子范阳出门迎接,范阳朝里面喊:“娘!俺爹他回来了!”

  凤梅和秋莲慌慌张张的跑出门来,迎接范式。凤梅的脸上挂着泪花,秋莲的眼睛里也是一片湿润。

  凤梅:“夫君,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俺们在家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吗?”

  秋莲也走上前来,深情地看一眼范式:“范式哥哥,你累瘦了,人也黑了。快,快到家里去吧,俺给你做些吃的。你好好地歇一歇脚。”

  200、晨。范庄村范式家。

  一早,外边的天空起了云彩。范式像是有什么心思,慌忙地起了床。门外有一人急匆匆地向着范式家走来。

  陌生人走到范式家门口,问道:“请问这是范式范大人的家吗?”

  范式迎出门来问:“你是何人?”

  陌生人:“我受张劭之托,从河南汝南而来。张母病故了,他让我来给范大人送个信儿。您准备一下,去汝南那边吊孝吧。”

  范式一惊:“啊 — —!是母亲大人病故了!不幸啊,不幸……”范式惊秫过后,豆大的泪珠掠过脸颊,他哀痛至极,犹如万箭穿心般地难受。

  凤梅和秋莲也起了床,她们走到范式的身旁,劝他节哀。

  凤梅:“夫君,既然老母亲已经故去了,我们赶快准备祭品,去汝南吊孝吧。人死不能复生,夫君节哀!”

  秋莲也说:“范式哥哥,您要保重身体。母亲逝去,我们都很悲痛。俺愿随您一块儿去汝南,祭奠亡母。”

  范式哭泣着: “汝南距山阳郡千里遥远,你们都去着实不便呀。你们赶快地去准备祭物祭品,我现在就去汝南,代表你们在黄泉路上送咱们的老母亲最后一程,让她老人家驾鹤西游安心走好。”

  201、晨。范庄村外的大路上。

  范式头勒孝带,一袭素衣骑在马上,心急如焚,无比悲痛。他把凤梅、秋莲买来的祭物祭品和两只大白鹅,系在马背上。他策马前行,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汝南,千里奔丧。大路上,尘烟四起,马蹄嘚嘚作响。

  202、日。一渡口旁边。

  范式行至汝南北遂平县渡口旁,一条河流挡住了他的去路,前面河水滔滔,白浪翻滚。范式只好下马渡河。马背上的两只大白鹅看见了河水,就像饥饿的人看见面包一样,用力地挣脱了绑束。扑棱棱地跳进河水里。

  范式惊呼一声:“哎呀,不好,我的鹅逃跑了!”撑渡的梢翁帮忙打捞没有成功。范式一看急了眼,扑通一下跳进河水里去抓鹅。河水在不停地翻卷着浪花,有三、四人深。范式在河水里翻滚,追捕。

  梢翁担心地在船上喊着:“客官,你要小心呀!这河水忒急,千万不要被水淹着啊!”

  鹅在河水里漂浮着扑棱着翅膀,顺流而下。范式在后边使劲地追赶。鹅在水中犹如鱼一般地激灵,人在水中却如同被绑束了手脚的笨鹅。范式在河水中搏击、翻腾,任怎么努力都追不上那两只逃跑的大白鹅。最后,范式仅拽下来两根雪白的鹅毛。他无功而返回到岸边。(范式身上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手里拿着两根雪白的鹅毛站在岸边,更显得哀伤沉痛)。

  203、日。遂平渡口河岸上。

  范式站在河岸上,眼看着那两只大白鹅顺水远去了。他手中紧握着两根鹅毛,仰天长叹,无比感伤!

  范式十分痛心地喊道:“老母亲一生吃斋行善,大白鹅是斋公的化身。吾倘若再返回山阳郡金乡去取,千里迢迢,路途遥远。我范式来汝南送鹅,本是为吊唁老母,追思娘魂。回去另取,岂不是离娘越来越远了。我那样做太愚蠢,太不现实!我若是就地另买,乃是我范式孝心不诚。唉 — —!我该如何是好呀,真是急煞吾也!罢罢罢,吾就带着这两根鹅毛前去,老母亲她也不会怪罪我于的。我给她老人家送去的是一颗真诚的心,相信娘一定会原谅于我范式的”。

  204、日。汝南张劭家。张母的灵前。

  范式匆匆忙忙地来到了张劭家,他看着张母的灵柩,悲上心来。范式双膝跪拜在老母亲的灵前,泪流满面。他恭恭敬敬地依次摆好祭物和祭品,点上香烛和一串纸钱后,又将两根雪白的鹅毛虔诚地插在了张劭母亲的灵前。

  范式凄然地哭诉道:“老母亲英灵在天,恕孩儿不孝,范式来迟了!儿千里赶来追思娘魂,感怀母恩,却不料半道上大白鹅跳河而逃。式儿手里只有这雪白的鹅毛两根,敬献在母亲大人的灵前。万望老母亲原谅于您的式儿。娘看见鹅毛犹如看见为儿的一片诚心孝意,虽礼轻而情意真重也!”

  205、日。汝南张庄张林上。

  出殡日,喇叭声声,吹鼓手吹着低沉的哀乐。人们抬着张母的灵柩上林,前边有人一边引路,一边撒着纸钱。范式与张劭一样为老母亲披麻戴孝,亲送故去的老母亲入林入坟。在林地里,范式看着张母下葬,他再也抑制不住悲伤的情绪,一头扑向老母亲的坟茔,手抓黄土,号哭恸天。其情也真,其意也切,堪比亲生儿女!

  (画外音): “世间自有真情在,鹅毛堪比黄金重。千百年来,范式送鹅表孝心的故事,早就演变成了一个永远不朽的传说。每当人们说起“千里送鹅毛,礼轻人义重”

的典故时,都会想到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诚信人物范式范巨卿。他就是一位重情义、有担当的最真诚的人。”

  206、晨。汝南张庄村头上。

  范式为张母守墓三日后,在张庄村头上与张劭拥抱道别。张劭的妻子也出来为范式送行。

  范式跟张劭说:“张贤弟,你要节哀!老母亲虽然已去,明年重阳节日这天,我还会来汝南看你的。“鸡黍之约”是咱们兄弟俩永远不变的诺言!”

  张劭紧紧地拥抱着范式:“范君,我的范大哥,您路上要多保重呀!”

  张妻也嘤嘤地:“范大哥,您要多保重呀!”

  范式与张劭道别时,几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泪水。情切切,意绵绵,留恋不舍。范式策马而去,远处留下了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

范式已经走远了,张劭还站在村头上摆着手,一直到远方的那个黑影消失。(张劭带着一副无限伤感和失落的样子)      (文/乔宪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量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浏览器IE6以上版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