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要做一个产品而是一个行业 ——记凯赛(金乡)生物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修才

发布日期:2019-07-03 18:17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引领示范作用,展示我市优秀留学回国人才时代风采,为我市新旧动能转换凝聚强大人才力量,济宁日报近期集中宣传一批优秀留学回国人才创新创业典型事迹。现予以转载,敬请垂注。

生物制造是当今热点新兴热点产业,在这个产业的起步时期,刘修才以其超人的勇气和毅力,实现了一个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艰难角色转换; 也以其坚韧不拔的忘我精神带领凯赛生物从一次次的困难中走出,使他创立的凯赛生物成为当下世界生物制造领域的佼佼者。

海外深造 追梦不止

1977年恢复高考后,刘修才从安徽滁州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当时,校长是郭沫若、数学系主任是华罗庚,刘修才记住了近代化学系主任卢嘉锡的教诲:勤奋用功,争取拿诺贝尔奖。获得诺贝尔奖是每个中国学子的梦想和追求,而杨振宁、李政道的成功,引领着刘修才等一大批精英学子奔赴美国,去圆那个诺贝尔奖的梦想。怀揣着梦想,刘修才告别自己热爱的祖国和亲人,毅然踏上了去美国求学深造的征途。

刘修才来到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他所在的实验室与瑞士一个研究所合作,先后出了两位诺贝尔奖得主。而两位获奖成果的实验样品,都是由刘修才制作的。诺贝尔奖得主获奖后在学校的一段讲话使得刘修才领悟到了一个有意义的人生目标绝不应该是获奖这么狭隘,而更应该把眼光放远到对行业对人类的价值。随后刘修才在哥伦比亚大学和耶鲁大学做完博士后研究之后,被高薪聘请到山度士公司药物研究所工作。山度士公司是美国十大药业企业之一,刘修才入职不到4个月就负责组建了一个新药设计部门,主持心脏病、抗癌新药的设计。通过在美国的学习深造,刘修才开拓了自己的视野,掌握了世界顶尖的化学技术。

归国寻梦 艰苦创业

1993年,全国政协有关领导在纽约召开侨领会议,刘修才成为最年轻的参会者。刘修才从会上感知国内改革开放迫切需要海外华人的帮助。他毅然辞去了美国著名医药公司待遇优厚的工作,下定决心回中国去,重新寻找自己梦想发芽的土壤。

归国回来的刘修才断然回绝媒体的大力宣传,也婉拒了政府部门请他入职领导岗位的好意,潜心投入科研和创业当中。1995年,他接受国家的邀请,负责“维生素C”的科技攻关项目。短短一年内,他将生物法维生素C的规模化生产成本从6美元降到不到3美元每公斤。随后,全球的维生素C生产迅速集中到中国并一直持续到现在。项目的成功使刘修才与合作伙伴看到了生物化工发展的潜力和前景。1997年,他个人出资创立了凯赛生物产业有限公司,开启了自己的生物产业科技强国梦。

如果没有一种信念和理想的力量,很难想象他能够经受住创业过程中的种种困境。如果没有心中的使命感并依此一次次的从艰难中走出,也不可能有当今世界生物工业领域对他和凯赛生物的高度认可。

励精图治 服务社会

每一个伟大的企业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凯赛生物也是如此,成立初期刘修才每天工作不少于12个小时,公司逐渐走上正轨,进入稳步快速发展的时期,很多事情他也是亲力亲为。刘修才对生物化工产业始终如一的追求和低调务实的个人品质激励着公司所有员工。

在克服了一个个技术障碍,经历了一次次市场上的苛刻考验之后,凯赛生物成为世界上长链二元酸系列产品的最大供应商,市场占有率达80%以上,当之无愧地成为生物化工行业的领军企业。但哪怕在市场上最顺利的时候,凯赛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继续研发的脚步。除了新项目的研发,面对国家日益高标准的节能、环保的要求,凯赛生物始终积极地响应政府的号召。刘修才不止一次地在公司管理会议上提出,凯赛在环保问题上决不允许有一丝的侥幸,我们内部要执行比政府环保指标更加严格的要求。达标的措施不能只停留在治理层面,而要从生产工艺的源头上彻底解决生产中的污染问题,并且在这方面的科技研发资金投入,多少都不为过,生物制造的使命就是要解决全球的能源和环境问题。

迄今为止,凯赛生物已经成功产业化了四个生物制造产品。生物法长链二元酸技术已经成功取代了国外化学法长链二元酸的生产;生物丁醇的产业化成功曾引起了国际能源领域的高度关注,刘修才也因此被国外知名媒体评为“全球100位对未来能源有重大影响的人物”之一。生物基戊二胺和生物基聚酰胺的产业化更是打破了国外企业对尼龙生产的80年的垄断,填补了我国在双尼龙制造中的空白。在国家大力提倡“新旧动能转换”之际,凯赛公司在刘修才的带领下通过不断创新,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对于刘修才来说,一切也许只是刚刚开始,因为他的目标不是为了一个企业的盈利,而是着眼于中国乃至全球整个生物制造业的发展,“我们要做的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行业。这个行业的发展可能要经历几代人的努力,我们甘愿做这个行业发展的铺路石”。

打印 关闭